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烟尘沉陈(10)

㊣叶神肺癌梗

♥HE

还是交代一句,医疗相关的部分,纯属礼愿瞎掰,如有错误……就当做私设吧

——————————————————

喻文州看着电脑上的扫描结果,眉头一下子皱起来。

“少天,去把上次我让你单独放置的那个文件袋拿过来。”仔细地一遍遍看过之后,喻文州这样说到。

黄少天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看着喻文州的表情,又什么都没说。

走到休息室去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他问喻文州:“这个吗?这是什么?”

“对,”喻文州边说边把文件袋打开,“这是叶修上半年的体检报告和一些资料。”

看到体检报告,喻文州的表情越发严肃了:“上次体检时还没有发现肿瘤……增长这么快……很可能是恶性的。”

“恶性肿瘤?那是……”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问。

“肺癌。”喻文州吧资料往桌上一摔,哗地站起来,“去联系张新杰。”

联系张新杰的这通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黄少天急得眼眶都有些泛红了,泄愤似地又重播一遍。

“嘟……嘟……嘟……”单调的提示音从听筒中传出来。

“不对。按张新杰的性子,这时候应该早就到医院了。”喻文州说。

这时电话突然接通了。

“张新杰你干什么去了!”黄少天虽然话唠又喜欢打击别人,这般劈头盖脸的质问却是头一回,“扫描结果出来了,可能是肺癌啊,你怎么……”

“不是”

听筒中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的话,不是因为声音的内容,而是因为,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张新杰。

“在抢救。”

听筒中的人这样说到。

“前辈?谁?叶修?怎么了!”黄少天快把听筒摁进自己的耳朵里。

“是,窒息。”听筒那边的人这样说到。

拍上话筒,黄少天拽着喻文州就往外跑。

——————————————

迎接他们的是韩文清冰刀一样带了杀气的眼神。

不过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没有剩余的心思来察觉到此时的诡异气氛。

“怎么回事为什么叶修会窒息之前他的状态不还是挺好的吗?”黄少天不带停顿的话倒豆一样出来了,但没有人回应他。

“什么引起的窒息?”喻文州问。

“血块。”韩文清说着,眼神却如黏上了般一瞬也没离开手术室大门。

“在楼梯间,已经失去意识了。”韩文清的声音里似乎没带任何感情色彩。

是我的错,从三到二十层,没有电梯,我怎么能让他一个人走,怎么能啊。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手术室外安静得可怕。

韩文清和喻文州一动不动地站着,像雕塑一样。黄少天也什么话都不想说,神经质地从走廊的一头走到另一头,不断打圈圈。

“怎么还没出来。”两个小时后,喻文州皱着眉头最先打破沉默。韩文清跟黄少天可能不了解,但他知道抢救一般不会用太长的时间。

(怎么办,礼愿突然不想写HE了←_←)

评论 ( 18 )
热度 ( 88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