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烟尘沉陈(15)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前文有修改。切掉肺部的三分之一改成切掉一半。)

————

“大眼?”叶修看着他,挑眉。

“咳。”王杰希故作正直地站起来,“好点了吗?”

“挺好的。”叶修说,“还好你在。”

王杰希听了心里直挠,又美又酸。

“刚才我就在奇怪了,怎么没插尿管呢?”叶修突然问。

“那个太疼……”王杰希说,“我们商量过了,轮流看着你,没事的。”

说着,他突然就想到了几年前,那个虽然熬了几个通宵,但依然摆着轻松嘲讽脸的青年,叼着烟对自己说:“哥罩着你,没事儿。”

“假公济私可不行啊。”叶修说得一本正经,“我要上厕所。”

“至少到明天才能下床。等等,我给你拿尿袋。”

“不用尿袋……不喜欢。”叶修看了看离床几步远的卫生间,难得地任性,“麻药已经过去了,我可以站起来的。”

他不喜欢,连这样简单的日常动作都要靠别人完成的自己,他不喜欢。

“偶尔也让我们罩着你吧。”王杰希一动不动地望着叶修的眼,“不要为难我。”

——知道你可以,但看着你难受,我心里就不舒服,不要为难我,好吗?

“成成成。”过了几分钟,叶修最后还是受不了王杰希的眼神,把自己交出去了,“诶,越长越不乖了啊。”

解决小便问题,王杰希熄了灯,说:“再睡一会儿吧。凌晨两点还有一袋消炎针。”

“你睡哪儿?”叶修问。

王杰希指指旁边的空地,“待会儿我在那里架一个折叠塌。”

“明天加一张床吧。”叶修说,“虽然是单人间,但这里足够大。”

“好。”王杰希说,“别管这些了。你睡吧。”

“嗯。”叶修听话地闭上眼,又睡过去了。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睡到该被唤醒的时候。

凌晨一点。

“大眼儿。”叶修费力地转头,叫塌上之人的名字。

王杰希被电击一样弹起来,拍开夜灯,跑过去:“怎么了?”

“可能……咳……已经开始发炎了。”叶修压抑着轻咳,呼吸有些急促。

“很疼吗?”王杰希着急地想碰碰他,但又不敢,最后只摸了摸叶修被汗水打湿的额头,“你发烧了。”

叶修这回没有出声,只是歪头喘着,呼吸节奏很不稳定,还夹杂了噼噼啪啪的杂音。

“再忍一会儿。我马上去给你配药。”王杰希知道他这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赶紧往配药室跑去。

“怎么了这是?”在配药室打盹儿的楚云秀见状抬头问。

“给叶修配个消炎药。”王杰希说。

楚云秀一秒变精神,手脚麻利地开始配药:“他发烧了没?”

“烧起来了。”王杰希说,“没有量,但应该不是特别高。”

“张新杰说如果超过38.5度就打电话给他。”

“打上针了我就给他量。”王杰希看着楚云秀把吊瓶和一次性针头放在托盘上。

“那你去给他打针吧。”楚云秀说,“注意把滴速放慢些,这种药刺激血管,打着比较疼。”

“好。”

王杰希端着托盘,用脚尖拨拉开房门,再侧身钻进去,抬眼,便看见叶修在冲着自己笑。

王杰希不理他,挂好吊瓶,针尖朝上放出一些药水,插进留置针的接口里,又取出体温计,甩了甩,稍微捂热一些,塞进他腋下。

叶修对他讨好地眨眨眼。

王杰希偏头,继续装作没看到,俯身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盆,从保温壶里倒出半盆热水,再翻出一条毛巾,蘸了热水给他擦脸。

感觉到有些烫的湿毛巾不轻不重地擦过脸颊和额头,缓解了汗涔涔的黏腻感,叶修觉得好过些了,眯着眼满足地哼了一声。

王杰希继续不理他,垂着眼帘再蘸一次水,蹲下来给他擦手。

“大眼儿……”叶修哑着嗓子唤他。

王杰希的心一瞬间就软下来,叹了口气,看着他,问:“怎么不早点叫我。”

“你醒来,可就得一直忙到天亮了。还是多睡会儿好。”叶修弯下眼角,目光温柔。他用气音说,“放心吧,烧得不是很厉害,我有分寸的。”

王杰希握住手心里漂亮得不可思议的指尖,不说话。

叶修勾了勾被握住的手指,说:“别气了啊。”

“我没生气。”王杰希把脸埋进叶修的手掌。

我没生你的气,我只是不甘心。

还以为终于可以轮到我罩你了,可到头来却还是被你罩着。

————
目测今晚还有一更

评论 ( 11 )
热度 ( 114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