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烟尘沉陈(16)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

过了一会,王杰希抬起头来,发现叶修又把眼睛闭上了,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怕吵着他,他便没再说话,只是把已经稍凉地水倒掉,换上热水继续继续轻轻地擦拭他的双手,耳后,脖颈,最后还有脚掌。

擦完,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轻手轻脚地从叶修腋下取出体温计。

38.3度……

果然很有分寸。

王杰希苦笑着摇摇头,把水银柱甩下去,重新插回叶修腋下,再仔细替他拉好被子。

看看吊瓶,药液的水平面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他摸出手机定了个闹钟。

把小凳子抬起来,移动了十来厘米,放在合适的位置,然后坐上去,再伸手搭到叶修腕上,把脉。

脉相比预料中更加沉细,跳动得几乎虚不可查。

明知道叶修此时元气大伤,出现这种脉相是正常的,王杰希心里还是不由得咯噔一下。

他也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调理过来的,站起来转了几圈,劝说自己试着小睡一觉,养足了气力才能更好地照顾叶修。

但当一躺下,脑子里又全是叶修绵绵的脉搏,一张张可行或者不可行的方子从无尽的空虚中冒出来,然后消散掉。

没坚持上十分钟,他又站起来了,从口袋里抽出手机想把方子写出来,但又定不下神,明明思绪万千却什么都想不起。

最后他还是坐到叶修床边的木凳子上了。虽然这里没有塌上舒服,但只有感受到叶修还在身边,听到他不甚平顺的呼吸声,他才能稍微平静一点儿。

天渐渐亮起来了。

天终于亮起来了。

凌晨五点,王杰希看着第一丝阳光从楼房的缝隙中漏出来,如释重负。

这样焦躁又无奈的夜晚,真的很难熬。

把夜间吊空的两个玻璃瓶和软管收拾一下,王杰希站起来对着窗口深刻个懒腰,心中五味陈杂。

他果然没有再睡着。

发现了叶修比他以为的更了解自己,王杰希觉得有些挫败。

“笃,笃,笃。”

身后传来刻意放轻的敲门声,去开门,看到周泽楷。

了然的点头示意,王杰希出门去了。

————

(叶神的男朋友们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

评论 ( 14 )
热度 ( 81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