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烟尘沉陈(20)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昨天大学口语课上要用了lead to造句,礼愿毫不犹豫地说Smoking can lead to cancer.)

————

相较之下,之后的过程要和平得多,周泽楷扶着叶修的肩,阻止他坐起来配合自己的动作,三两下缠好了纱布。

“哟,技术不错嘛小周。”叶修低头看看,称赞道。

周泽楷弯起眼角,头上的呆毛晃了两下,又耷拉下来:“我走了。”

“也该到你上班了。”叶修说,“去吧去吧,好好干。”

“嗯。”周泽楷点点头,拿过用完的托盘,出门去了。

留下的黄少天握着叶修的手有些尴尬,他想如平时一样大放文字泡攻势,但又惦记着叶修经不起他闹腾。

叶修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开电视吧,看看有没有在播喜羊羊,我觉得这节目挺适合你的。”

“滚滚滚你才适合喜羊羊呢我可是王霸威武帅气的剑圣一次播音几十万身价的我告诉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快点谢谢我知道吗?”

这么抱怨着,他还是踮起脚尖把挂在墙上的电视打开了。

电视是很多年前的旧机子,一打开就见着满屏幕的雪花点。黄少天不信邪地连换几台,誓要找到一个清晰的频道。

于是他终于找到了……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绿草因为我变得更香,天空因为我变得更蓝,白云因为我变得柔软~”

对的,这个频道正在播放喜羊羊与灰太狼。

“噗哈哈哈……嘶……”叶修笑出声来,扯得刚包好的伤口一阵疼,又赶紧停下。

“叶不修你没事吧。”黄少天顿时紧张了,不再理会电视上蹦哒着的绵羊,大步冲到叶修跟前,不敢碰他,只上下看着。

“没事没事。”叶修不在意地挥挥手,“你不是带了早餐来么?打算什么时候吃?”

“马上给你吃。”黄少天一边打开保温食盒,一边絮絮叨叨地说,“这是王大眼给你设计的药膳他说这个补气养血润肺又暖胃虽然他长了一副鬼斧神工的样子但有时候还是挺靠谱的我千辛万苦找我妈帮着照方子做了你可得多吃点儿。来,啊——”

黄少天舀了一勺粥,喂到叶修嘴边。

粮食到口,叶修便也不跟他矫情,张嘴直接吃掉,顺便把勺子咬过来了。

“哎哎哎叶不修你不带这么玩的我告诉你快把勺子还回来!”突然发现手上一空

“别闹,我自己吃。”叶修含着勺子口齿不清地说,边说边探身去拿桌板。

黄少天见状赶紧扶住他,自己取出桌板,架稳当了,才把碗搁在上面。

于是叶修看到了一只硕大的碗。

“这……”,他有些无奈,看来黄少天的母亲大人早就打算好了,“少天啊,昨晚上大眼留了一套餐具在床头柜里,你拿出来,咱一起吃啊。”

“不用不用你吃就好我来的路上吃过一个包子了饱饱的真的……”

“这么大个人了,一个包子哪里吃得饱?”叶修打断他,威胁道,“来一起吃,不然我也不吃了。”

这个威胁立竿见影,黄少天愤愤地拿出碗勺来,分担了半碗粥。

看了眼黄少天夸张的悲愤表情,叶修和电视上的喜羊羊一起满意地笑着,开始吃自己那份粥。

虽然被分去一些了,充足的分量还是让叶修吃得略撑,就着黄少天递来的杯子漱口之后,他便想上厕所了。

“你你你你你等等,等我我我我去叫张新杰过来……”←这里是一只语无伦次的黄少天。

“就是上个厕所而已,去找新杰干嘛。”叶修说着就坐起来了,两只腿滑下床。

“哎你小心点儿。”黄少天赶紧扶住他,想了想,伸一只手去托住他的臀部,帮助他站起来。

看叶修站稳了,他便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扶住他的的肩,绷着每根神经,小心翼翼地护着他往厕所走去。

踹开厕所门,用脚尖勾着摆好坐便器,黄少天才把叶修放上去,低头还想帮他脱裤子,但被叶修果断阻止了,赶出厕所。

“我在这里等着,有事就说啊。”厕所外的黄少天还是放心不下,整个人都快贴在门上了。

坐下来的叶修觉看到厕所门的磨砂玻璃上贴着好大一坨人形阴影,默默地笑了。

解决完生理问题,叶修挣扎一下,努力站起来,突然的升高让他一阵眩晕,缓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舒服些,扶着墙按下冲水开关,然后慢慢走出去。

门外的黄少天赶紧搂住他,把人扶回床上。

终于躺回床上的叶修急促地喘气,这番大动作,到底还是把他累着了。

黄少天心疼得不得了,立刻把床板摇平了,问:“你再睡会儿好不好?”

叶修有气无力地摊在床上,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黄少天帮他掖好被子,转身想去关电视,却发现喜羊羊不知道什么时候播完了,变成娱乐新闻。

黑体字的标题冰冷又锋利:“叶修重病入院,兴欣何去何从?”

————

(要不要虐呢?0.0)

评论 ( 12 )
热度 ( 101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