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烟》的情节来源

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不打叶受tag了

晚上不小心看到一篇批判医院背景的文,提心吊胆地一条一条看完,跟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对着比较下,长舒一口气,还好自家文文没触到啥不可饶恕的雷点。

但这一比较就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每个情节梗都想想它的来源之后,一瞬间脑容量爆掉,睡不着了嘤嘤嘤Orz

既然睡不着了就翻出爪机来把这时候的意识流记一下吧,《烟》有来源情节主要出自两件事。虽然礼愿下意识的想要忽略掉不去想说起来这两件事儿以至于总以为它们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其实,他们还真挺近0.0,都发生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

一件事在年初,说起来差不多就是去年今天,娘亲查出鼻咽癌。这事儿挺醉的。那时候正高三,当娘亲跟同房的大婶炫耀我女儿成绩可好了考一本绝对不成问题的时候,礼愿也只能把“其实我的成绩刚过二本线”这种话咽进肚子里回去默默拼了。

癌症这货真不是啥浪漫的事儿,娘亲做了放疗化疗,头发全都掉光了,然后礼愿和爹亲面上夸她这会儿有菩萨像了,转过身去又觉得都不忍直视。

娘亲算运气好发现得早的,治了两个月就出院了,但这也就这两个月里娘亲从一百六十多斤的胖子生生变成了苗条MM。

娘亲会在用餐的时候突然把碗摔了,说我再也受不了天天喝粥了,然后重新打一碗粥灌下去。娘亲会突然抱住礼愿哭着说她真的很痛,哭完了又说学习累了吧赶紧上床睡会儿。娘亲会突然骂得礼愿狗血淋头莫名其妙,然后又哽咽着问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

娘亲会在拉屎的时候累得蹲不稳,爹亲就拉开门冲进去一把抱住。娘亲说她咽不下又想吃水果,爹亲转身下楼就买了一箱苹果一箱梨和一台榨汁机,做贼一样躲着查房的医生护士给娘亲天天榨果汁。娘亲说娘亲说她想吃爹亲做的饭,爹亲这个就不讲二话地跑到附近的餐馆借厨房,真感觉爹亲对娘亲赶得上烟里那几位。

但是娘亲只放疗化疗没有动手术啊,礼愿不想让叶神也变成光头,所以就设定成手术治疗了,这这就涉及到第二件事了。

第二件事也不远啊,就在上个暑假,礼愿因为一个特别坑的原因动手术了。说起来也巧,娘亲正好在回医院疗养,礼愿住四楼娘亲住十六楼中医科,正好在同一栋楼。爹亲说你们娘俩都住院了我干脆也来吧,然后就把娘亲那个双人间的另一个床位包下了Orz

手术前是自己签的风险书的,看看上面各种休克风险死亡风险,那小心肝儿也是一颤一颤的。本来预计两个小时可以搞定的手术拖到七个小时,就直接把爹亲娘亲吓成喻文州那样了。

术后喉咙里痛得要死还不能喝水真的很想把输氧管拿出来丢掉啊嗷嗷Orz。基本整个白天都在吊针,吃饭的时候就自己一手打针一手举吊瓶到十四楼去找爹娘,尤其早上电梯没开的时候还得爬楼梯上去也是醉了。每天晚上刀口发炎是最难熬的,而且礼愿那个房间还有个晚上睡折叠塌陪儿子的大叔呼噜打得震天响,根本睡不着啊你妹的。于是当时就心心念念地盼着两点的消炎针,终于盼来了够睡着的后果,就是忘拔针回血回到要屎。然后护士姐姐又要数落我说你怎么又睡了打完都不按铃,我勒个去这真不是意志能控制得了的。

更恐怖的是当时正好来月经了,你造那种到处都在放血的感觉吗不过其实这些忍忍也就过去了,真正磨人的是无聊啊QAQ,同病房的两只都是小盆友,天天只能靠床上被迫接受某国产动画的日子不说了说出来满满都是泪Orz

以上,这里是越来越混乱的礼愿。

评论 ( 12 )
热度 ( 17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