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叶神家的床单君(0)/梦寐以求(46)

即是点文又是《梦寐以求》的续写。

《梦》的lofter试看地址【戳这里】。

由于礼愿卖身的关系,lof上没有完整版的《梦》,想看完整版请【戳这里】。

另外 这篇文由于同样的原因,写到一定长度就会开始删前文,看文的太太们请抓紧,以及想长期保存的话就关注上面那个地址哦。

如果觉得晋江网页看文不爽的话可以【戳这里】下载APP

觉得晋江这个软件的阅读界面跟掌阅八成像了,文章资源比掌阅更适合女生些。

So, without further  ado, let us pay  attention to the main body.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很久之前的上一章=======

(晋江分章粗一些,一章的字数相当于lof三章哦。)

从阳台外爬进来个半脸络腮胡子的瘦高男人,此人叶修他们都认得,赫然就是一路载他们过来的司机。

“额……嗨,”司机挠挠头,讪讪地打了个照顾,“不愧是叶神,好眼力,好眼力。”

叶修偏头看着他,过一会儿,说:“介意帮我把床摇起来吗?”

“不,当然不介意。”司机说着绕到床尾转动摇杆,“这样可以了吧?”

“可以。”感觉到床板升高到合适的位置,让自己能正好靠着做起来,叶修点头,然后伸手从三合板床头柜上拿来一杯水,托着白瓷杯子浅浅啜着。

司机见叶修不表态,一时拿不准他的想法,便只在一旁站着,左手状似随意地插在工装裤兜里头,指尖却有些紧张地搓着口袋内侧缝纫留下的线头。

一时间两人陷入僵持,晚风把墨绿树纹的加厚窗帘吹得小帆一样微微鼓起,成为室内唯一的动感来源。

“我还是先走了吧,”叶修虽然靠坐在床榻上,姿势矮了一截,气场却没有因此减少半分,司机最终架不住压力,开口欲逃,“不早了,叶神你好好休息。”

司机螃蟹一样小心翼翼地横向挪了几步,抬眼观察叶修,见他还是一言不发地看着手中的透明釉白瓷杯子,好像那里边装着稀有材料一样,便稍微放下心,转身朝门口走去。

“苏沐秋。”

当司机的手快要握住门把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被风吹来的带着叹息的三个字,呈时就愣住了。

他僵硬地回头,傻笑道:“叶神你说什么呢,苏沐橙的小号吗,跟她名字倒是挺像……”

叶修扣在杯子上的手指微微泛白,一双幽深幽深的黑眸直直望着对方。

“……”司机呆了好一会儿,说,“你……怎么认出来的。”

“你的话,”叶修忽然笑起来,“烧成灰哥都认得。”

“啊修……”苏沐秋撤掉仿真面具,然后面具就这样在空气中碎成粉末,消失了,流露出一张虽然有些熟悉但并不属于原来的苏沐秋的脸。

“你还在我们战队当了几个星期厨师?”叶修眸子一眯,“不对,那不是你。”

“好吧,我的确是刚回来的。”

苏沐秋觉得心中莫名其妙地一暖,已经十年过去,时间可以抹去许多东西,他其实有些近乡情怯,总在猜测十年之后叶修会用怎样的态度面对自己,然而此时他心中的石头忽然就落下了。

叶修眼中的光彩突然炸开,竟然朗声笑出来。

苏沐秋再也忍不住,大步走向他:“好久不见。”

“嗯。”叶修答应。

“真没想到你能认出我来。”苏沐秋说。

“其实本来不确定的。”叶修说,“你这不是主动承认了么。”

“……”

苏沐秋泪,老子刚才这么感动是为毛啊摔(ノ=Д=)ノ┻━┻

“好了。”过了一会儿,叶修伸手拍了拍床头柜前边的杨木凳子,说,“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觉得咱们得好好聊聊。”

事情摆到明面上来,苏沐秋倒是不像刚才那般紧张了,大大方方地在小板凳上坐下来,没有主动开口,只是用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叶修。

“说吧,”叶修靠在床头,语气随意,“你是暂时回来还是不走了,这十年里发生了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不走了,这回我可赖定你了,别想跑。”苏沐秋笑弯眼,“我在南山公墓飘了十年,之后遇到了这个身体的原主,经过交涉,他同意在完成任务之后把这个容器让给我。”

“飘了十年?”

“对,”苏沐秋起了兴致,叠起二郎腿,身体前倾,神秘兮兮地说,“你每次来我都看得到的,遇到这个身体的原主就是在你上次来之后,这十年里我可发现了些了不得的事情。”

都被他看到了么,自己每次去可都是“真情流露”……一个大老爷们儿……

这回轮到叶修不好意思了,于是转移话题道:“总说这个身体的原主,现在身体给你了,原主去哪里了?”

回忆起那个在兴欣战队里默默无闻的新进预备队员和兼职厨师,虽然印象不算深刻,但叶修觉得这个孩子还是不错的。

“原主本来就是另一个世界的,现在他回去了。”苏沐秋,“我跟你说啊,别太惊讶,这十年里我发现咱们这里就是个人造的世界。”

叶修挑眉,不置可否。

“我在南山公墓飘着不是挺无聊的嘛,就常常回忆生前的事情。”苏沐秋说得有些兴奋,按捺不住站起来绕着病房走了两圈,“本来也只是猜测的,后来从这个身体的原主那里套出话来了,咱们这儿其实是一部小说里的世界,那个原主是来玩建立在这部小说上的游戏的。”

“小说?”

叶修觉得有些不爽,小说不就意味着他的命运已经被固定了么,但苏沐秋死而复生这么离奇的事情都发生了,他决定还是抱着中立的态度听下去。

“其实这个不重要,小说人物的命运其实不是一定的……你知道多宇宙理论么,就是 plurality of worlds,有多少种可能性就有多少个宇宙。”苏沐秋笑得越发灿烂,“比如在一个宇宙里我死透了,这是另一个宇宙里又活过来,这两个宇宙同时存在,还有无数个可能的宇宙也这样存在着……不能说同时,这里涉及到多维空间的问题,时间是像长宽高一样可以弯曲重叠的东西……我们一般的语言里并没有合适的词来描述他……”

“停停停!这些东西你要是憋不住可以去找关榕飞说,我就不用了。”叶修掐断他的话头,苏沐秋的脑洞一直在天际之外,这点看千机伞就能猜出一二,“没想到十年不见,你的脑洞已经变成黑洞了。”

“嘿嘿,”苏沐秋笑,“可别小看我,之前为了让韩文清进入梦境,我可是拿千机枪干掉他了,虽然有出其不意的因素在,但还是很厉害的!”

“……等等,”叶修说,“韩文清进入梦境,最近这些人的梦境都是你干的?

“其他人的梦境都是玩家的杰作,只有韩文清的任务是我帮着做。”苏沐秋的语气里竟然带着得意,“毕竟任务要求在荣耀竞技场打败韩文清,要是我不帮忙,那小家伙哪里搞得定?”

“又是任务,”叶修撇嘴,“到底什么任务。”

“让这些职业选手都爱上你的任务呀!”苏沐秋比了个“真相只有一个”的手势,“怎么样,有没有好好享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感觉。”

“噗——咳咳咳咳……”叶修一口水喷出来,呛得直咳,床单都湿了一块。

“不行不行快叫人来把床单换了,水渗下去着凉就不好了。”苏沐秋急忙去按护士铃。

“别别,这点儿水拿纸擦擦就可以了,”叶修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现在探视时间已经过去了,叫护士来了你怎么办。”

苏沐秋感觉自己的手腕被温热的掌心覆盖,愣了一下,然后嘿嘿笑着扯出一大把纸巾上下摁在床单上。

“傻笑成这副样子。”叶修扶额做无奈状,神色却仍是愉悦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你的形象还要不?”

“不要了,形象几毛钱一斤啊,不对还真值钱,买菜长得帅能打折。”苏沐秋说着却继续傻笑,根本停不下来,“我开心,真的太开心了,你的手掌是暖的,我感觉到了,它是暖的!”

叶修却笑不出来了,反手把苏沐秋拉近,指尖带颤儿。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明白了张新杰他们的想法。

苏沐秋活生生站在这里,就在他眼前,他是光鲜的图案,不是那个灰色潮湿生着苔藓的墓碑,不是那段深藏脑海不忍触及的回忆,然而他却又如此恐慌,名为不安的藤蔓钻心蚀骨,在血管静脉中蠕动着生长。

莫名而强烈的渴望似要破开皮肤喷涌出来,叶修觉得自己恐怕有些魔怔了,在这个瞬间觉得视线和手中的一点儿粘连已经不能满足自己,他渴望比握手更贴合的拥抱,甚至渴望比拥抱更深刻的沉沦。

“喂喂喂你小心点儿还伤着呢!”感觉到自己忽然被叶修按进怀里,苏沐秋八爪鱼一样混乱地挣了两下,总算没压着叶修的伤处,因为叶修此时半躺着,他此刻几乎整个人都趴在叶修身上了。

姿势其实挺别扭的,由于不想压着叶修,他全身的肌肉都拉紧了,不一会儿就累出了汗,但苏沐秋还是不想爬起来,这具他无数次伸手却只能作为虚空穿过的躯体,此刻就被压在自己身下,那样温暖,那样真实——他想念多年的真实。

叹息一声,叶修到底还是放手了,松开时他几乎能听到自己骨节摩擦的声音,那是来自本能的一寸一寸的不满。

离开叶修这个热源,苏沐秋觉得自己正在被凉意一点点侵入。

“叶修……你,你……”他站起来,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脸上因为心中的纠结而微微涨红,却仍是中气十足地喊到,“今晚我要和你睡!”

“……小声点儿,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这儿‘违规作业’吗?”叶修说扫一眼周围的环境,“就一张床,看来你原本打算睡地板啊。”

“你才睡地板,”苏沐秋说,“我既然有办法进来,自然有办法出去!”

“有办法,”叶修看看他进来的地方,挑眉道,“翻窗?”

“翻窗怎么了,”苏沐秋得瑟道,“我车都翻了还怕窗么?”

“哦。”叶修意味深长道——感情车是这家伙弄翻的。

“不不不那时候还不是我,”苏沐秋连连摆手,解释到一半却突然不想继续了,尽管把车开下去的人的确不是他,但他从头到尾都看着,当时没阻止,此时又有什么资格辩解呢,“……对不起。”

“任务嘛。”叶修却笑道,“别说,如果能换你回来,就算两条腿都断了,我也乐意。”

“别说了,”苏沐秋甩头道,这家伙太狡猾,让他哭鼻子就开心了么,“睡觉睡觉!”

“好好好,”叶修挪了挪位置,反正有护栏,他也不怕掉下去,“上来吧。”

苏沐秋关灯,蹬掉鞋子,换上叶修的塑料拖鞋,跑去卫生间冲冲脚,然后和衣爬上床:“你不用那么靠边儿,这床挺大的。”

“没挨着边,”叶修说,“你放松就是。”

“哦,”苏沐秋应道。

虽然是他主动提出睡觉的,然而终于“化成人形”带来的兴奋感却还没有过去。

“睡不着?”叶修感觉到身边人的不安分,说,“我也睡不着,现在才九点多。”

“额……好像是挺早。”苏沐秋尴尬地转移话题,“早也没事,我还有话要说呢。”

“什么?”

“你大概也看出来了吧,”苏沐秋说,“咱们兴欣的乔一帆,轮回的周泽楷孙翔,蓝雨的喻文州黄少天,霸图的韩文清张新杰,还有微草的王杰希,对你的感情都不一般啊。”

“看出来,你干的好事?”叶修说,“可以收回去么。”

“不能,”苏沐秋说,“虽然过程看起来像虚幻的,但他们的感情可都货真价实……我知道你觉得不能适应,毕竟对于你而言,这种感情有些陌生。但是,但是你可不可以试试……”

“有什么好试的,”叶修打断道,“哥的女神是荣耀!。”

“噗……”苏沐秋笑出声儿,“知道你女神是荣耀,荣耀女神好啊,如果你女神是冯宪君,咱就没什么可玩的了。”

“讲正经的,不开玩笑。”叶修说,“他们给的我要不起,他们要的我给不起,这买卖没得谈。”

“正经着呢,”苏沐秋说,“就因为你心里有所坚持,才不会偏颇,才当得起这许多份感情。再说,现在现在事已成定局了,你可得对大家负责呀。”

“明明不是我干的,负啥责,这不摆明了耍赖么。”叶修扶额,“对了,你之前不说这个世界是个小说么,作者怎么看?”

“作者不怎么看,”苏沐秋摊手,“玩家走之前告诉我,任务完成小说就要结尾了,接下来的故事咱们得自己写。”

“我的天。”叶修说,“好大一个烂摊子!”

这天晚上,月色静好。

全文完……?

才怪……

叶修和苏沐秋忽然听到了一个弱弱的声音传出来:“不…我要对叶神负责……”

评论
热度 ( 36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