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全职粉,一人之下粉,入坑bjd

【all叶】医爱不休(1)

✪老叶住院记录

♥原名烟尘沉陈

♡接到各种看不到原文的反应,索性修文重发。

●堪称重写的大幅度修改,与原文正文只有10%左右的重复率吧_(:з」∠)_

⊙医疗和娱乐圈背景都是瞎掰的,相关专业可能感到不适,慎入啊(⁄ ⁄•⁄ω⁄•⁄ ⁄)

————

“一帆,早啊,一起走吧。” 苏沐澄的声音传来。

“早上好。”正在翻资料的乔一帆闻声抬头,似乎想到什么,略犹豫了会儿才说,“我……还要再等一会儿。”

“那我先走了,待会儿见。”

乔一帆打算过一会儿再去开会。

叶修已经感冒很长时间,一直不见好转,这几天甚至咳嗽得越来越严重了,虽然他一直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但他还是担心,忍不住要去看看。

空空的走廊里非常安静,隔着门能隐约听到叶修办公室里传出的咳嗽声和断断续续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前辈……”正要抬手敲门的乔一帆听得有些心疼。

听到有人敲门,叶修一边说了声请进,一边加快手上的速度。等他终于告一段落,就发现那个被自己挖来的少年正端着一杯水等在旁边。

“先喝点水吧,”见叶修看向自己,乔一帆就把手中的杯子递上去。

“我哪这么弱。”叶修看到乔一帆脸上掩饰不住的担忧,不由笑道,“还有点儿咳而已,早就好得差不多了。”

他这么说着,还是接过杯子,仰头压进一口水。略烫的白开水淹没舌根,淌过咽喉,擦着会厌软骨灌入食道。

把水杯搁在桌上,叶修说:“该开会了,一起走吧。”

会议室里,陈果听到门响,扭头去看,便见叶修进来,明亮的白色日光灯打在他身上显出些晶莹的效果。

陈果看得有些怔憧,她想起叶修刚来的时候了。那时的兴欣还什么都不是,现在却已经成长得比所有灯光都更加耀眼。

“哟,人都来齐…咳咳…了呀。”叶修向兴欣的成员们招呼道。

“你和小乔也挺早。”苏沐橙站起来迎他们,“PPT已经拷到过来了。”

“那…”叶修顿了一下,压下支气管里的躁痒,才说:“开始吧。”

“开门开门开门!本剑圣驾临!”这时候,忽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一同传来的还有黄少天标志性的跳跃声线。

站得近的人赶紧给他开门,然后就见这人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老叶你感冒了?我就说平时要多积德少开嘲讽现在知道报应的蝴蝶说来就来了吧,吃药了吗医生怎么说? ”

“少天啊…咳咳…我们这开会呢,你来凑什么热闹。”

“参观会议室顺便当个卧底,绝对不是听说你感冒才来的。”

“既然来……咳咳咳咳咳……就…咳咳咳咳咳……”叶修一直可控的咳嗽忽然变得猛烈,扶着椅背喘了几口气才觉得稍微顺畅些,刚想开口却又咳起来。

黄少天抢步上前:“叶修你怎么了。”

叶修却还没缓过来,佝着背咳得越发猛烈,抓着椅背的手由于用力已经起了青筋。

黄少天都快吓傻了,其他人也都把紧张的视线投过来,一时间屋里的众人都像卡带了一般。

后来最先动作的竟然是叶修。他不知道怎样把咳嗽压下去,缓缓站直了,用有些脱力却尽可能平稳的声音说:“开会。”

“别,先去看看吧。”这群人中最年长的魏琛说。

“对对。”黄少天也连忙说。

“这会……不开也没关系……你看起来真的不太好。”陈果说。

其他人纷纷附和。

叶修没回答,而是径直走向投影屏,拿起红外线笔开始操作。

“叶修……”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沐橙拦下了。

苏沐橙的表情异常严肃,少见的威压竟把这群人震慑主了。

叶修冲她笑笑,开始配合幻灯片讲述。

苏沐橙却悄悄地红了眼眶,藏在身后握着拷贝文件用的U盘的手被捏得指尖发白。

她知道叶修并非逞强。兴欣如今已有一批厉害的成员,但有些事依然只有叶修能做到,而这次会议所交待的,恰巧就是这些。

她敏锐地察觉到叶修有了离开的意思。

被拦住的黄少天只得坐在凳子上,看着走向操作台的叶修按下红外笔的金属按钮。

室内照明关闭,投影仪的打光把台上的人劈成一半漆黑一半惨白的两个部分。

叶修的声音就从这样的黑白剪影中传出来,一如既往的平淡,却比往日更加缓慢低沉,有时甚至一字一顿,带上了几分艰难。

然而终究没有停下。

黄少天想,换作以往,自己听到叶修这样讲话肯定会笑话他吧。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觉得胸腔里难受的感觉像蔓草一样生根发芽,随着脉搏一直长到手掌心去。

他觉得一定要做些什么才能缓解这种心疼——等这个会议开完,就把他绑医院去。

叶修缩在黑暗中的手指悄悄抠住衣领。

其实他给苏沐橙u盘的时候并没有存“交待后事”的心思,但在走进会议室后,肺部的闷痒突然转换成了刺痛,还有血腥味随着呛咳一阵阵泛上来。这让他开始觉得不妙。

随着会议的进行,在后边旁观陈果心里越发纠结——她焦虑于叶修还站在上面不下来,更恨自己不能替他站上去。身为老板,她甚至不能给员工放个当机立断的长假,这得多不称职!

是了,她过得太轻松,轻松得几乎忘记了叶修正替他担着本该属于她的压力和责任。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陈果打开录音笔,然后盯着幻灯片看。就从现在开始吧,她至少得先明白兴欣当前的规划。

然而,听着前方传来的压抑的呼吸声,她却总忍不住转头去确定一下他是否还安稳的站着。

还是先把规划放一边儿去吧。就凭她现在的能力,在那个复杂的火场中恐怕连杯水的作用都比不上,或许她能做的所有事情,也只不过是在会议结束时赶去扶他一把罢了。

于是屏幕上闪现“谢谢观看”的字样时,陈果就迫不及待地站起来了,却发现自己竟然还是慢了一步。

第一个冲到叶修身边的是乔一帆,这个坐在前排的年轻人从刚才开始就严肃得好似冷酷,却在结束的瞬间忽然流下泪来。

紧接着黄少天苏沐橙和其他成员也都围上去了,一时间室内脚步声纷杂。

明明心中那么难过,陈果却忽然想微笑——多好,他已经不是孤身一人了。

乔一帆哭出来是因为他看到了叶修的血。富氧的血液格外鲜艳,从掩着唇的指缝间溢出,在苍白的手背上留下一条红线,然后碎在地上。他看着这血,觉得心疼得快要喘不上气来。

叶修百忙之中腾出一只干净的手揉乱他的头发:“别哭啊……”

乔一帆闻言哭得更凶了,带着其他人也都眼眶红红。

“别都这表情…咳……”叶修笑起来,眼角眉梢都透出坦诚的愉悦,“我现在…咳咳咳咳咳……不觉得难受。咳…真的。憋一阵之后终于……”到这里他讲不下去了。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才抹一把滴滴答答的血,重新开口道:“终于咳出来了……简直爽!”

……

评论 ( 3 )
热度 ( 181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