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6)

凌晨一点。

“大眼儿。”叶修费力地转头,叫塌上之人的名字。

王杰希被电击一样弹起来,拍开夜灯,跑过去:“怎么了?”

“可能……咳……已经开始发炎了。”叶修压抑着轻咳,呼吸有些急促。

“很疼吗?”王杰希着急地想碰碰他,但又不敢,最后只摸了摸叶修被汗水打湿的额头,“你发烧了。”

叶修这回没有出声,只是歪头喘着,呼吸节奏很不稳定,还夹杂了噼噼啪啪的杂音。

“再忍会儿。我去配药。”王杰希知道他这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赶紧往配药室跑去。

“怎么了这是?”在配药室打盹儿的楚云秀见状抬头问。

“叶修的针。”王杰希说。

楚云秀一秒变精神,手脚麻利地开始配药:“他发烧了没?”

“烧起来了。”王杰希说。

“张新杰说如果超过38.5度就打电话给他。”

“打上针我就给他量。”王杰希看着楚云秀把吊瓶和一次性针头放在托盘上。

“那你去吧。”楚云秀说,“注意把滴速放慢些,这种药刺激血管,打着比较疼。”

“好。”

王杰希端着托盘,用脚尖拨拉开房门,再侧身钻进去,抬眼,便看见叶修在冲着自己笑。

王杰希不理他,挂好吊瓶,针尖朝上放出一些药水,插进留置针的接口里,又取出体温计,甩了甩,稍微捂热一些,塞进他腋下。

叶修对他讨好地眨眨眼。

王杰希偏头,继续装作没看到,俯身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盆,从保温壶里倒出半盆热水,再翻出一条毛巾,蘸了热水给他擦脸。

感觉到有些烫的湿毛巾不轻不重地擦过脸颊和额头,缓解了汗涔涔的黏腻感,叶修觉得好过些了,眯着眼满足地哼了一声。

王杰希继续不理他,垂着眼帘再蘸一次水,蹲下来给他擦手。

“大眼儿……”叶修哑着嗓子唤他。

王杰希的心一瞬间就软下来,叹了口气,看着他,问:“怎么不早点叫我。”

叶修弯下眼角:“没烧多高,我有分寸的。 ”

王杰希握住手心里的指尖,不说话。

叶修勾了勾被握住的手指,说:“别气了啊。”

“我没生气。”王杰希把脸埋进叶修的手掌。

没生你的气,我只是不甘心。

过了一会,王杰希抬起头来,发现叶修又把眼睛闭上了,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怕吵着他,他便没再说话,只是把已经稍凉地水倒掉,换上热水继续轻轻地擦拭他的双手,耳后,脖颈,最后还有脚掌。

擦完,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轻手轻脚地从叶修腋下取出体温计。

38.4度……

果然很有分寸。

王杰希苦笑着摇摇头,把水银柱甩下去,重新插回叶修腋下,再仔细替他拉好被子。

看看吊瓶,药液的水平面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他摸出手机定了个闹钟。

……

天渐渐亮起来了。

天终于亮起来了。

凌晨五点,王杰希看着第一丝阳光从楼房的缝隙中漏出来,如释重负。

这样焦躁又无奈的夜晚,真的很难熬。

“笃,笃,笃。”

身后传来刻意放轻的敲门声,去开门,看到周泽楷。

了然的点头示意,王杰希出门去了。

于是叶修醒来时,便看到周泽楷沉默地站在床前,表情认真,那样子像极了国庆大典上的升旗手。

“小周啊,过来坐。”叶修拍拍床沿,并且挪动一下以给他腾出更多空间。

“!”周泽楷赶紧俯身按住他的肩膀,“别动。”

“ 动下也没事吧 。”叶修故意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都要睡硬了。”

看到叶修卖萌,周泽楷眼里划过一丝笑意,但仍然认真的坚持着:“少动好。我在。”

还是少动比较好,所以我在这里的时候你可以不用动。

“王杰希几点走的?”叶修决定换个话题。

“五点……”周泽楷说。

“这么早就来了。”叶修抬手想摸摸他的头,发现够不到,便又放下了,“还没睡醒呢吧。”

“醒了。”周泽楷抿嘴看着他,眼睛里星光熠熠。

“休息室钥匙你有吧。”叶修说,“去挪张床过来?”

周泽楷把手伸进口袋里,摸摸钥匙,想了会儿,说,“不困。”

叶修笑:“又没说给你的。”

“唔……”周泽楷眨了眨眼,觉得有点儿委屈。

休息室的床经常被临时挪用为病床,所以底下有轮子,移动起来并不困难,即使为了不吵到他人而放慢速度,周泽楷也只花了一分多钟就把床铺推进来了。

叶修侧头看看床的尺寸。比自己这张稍微窄一点儿,但是长度和高度都是一样的。便让周泽楷把它和自己的床并在一起,形成一个小通铺的样子。

“上来。”叶修说。

“不。”

刚才还说不给他呢,周泽楷表示自己也是有脾气的。

叶修噗地笑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把手伸出去,摊在那张床上。

叶修的手指像姜太公的钓绳,周汪汪不到两秒就妥协了。

他和衣躺上来,拢住那只手,摩挲几下,觉得还是像从前一样,触感温润,指尖微凉。

他忍不住又握紧一些。

叶修却把手抽回去了,扯过自己被子的一边,给他盖上,然后再把手塞回去。

周泽楷侧身,不满地双手包裹住叶修因为撤被子的动作着了风而比刚才略凉一些的手背:“有空调,我不冷。”

叶修把被子又往周泽楷那儿拽过去一些:“被子够大。”

周泽楷无奈,只好往叶修的方向挪过去些,两个人靠在一起,越发暖和。

动动鼻子,周泽楷在消毒水味弥漫的空气中找出了叶修的味道,忍不住凑近,深吸一口。

叶修又笑了:“还早呢,睡个回笼觉吧。”

周泽楷觉得自己被一种神奇安全感包围了被顺毛的他十分享受,蜷了蜷身体,感到被子盖在身上又柔软又暖和,积攒的困意一下子漫延开,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评论 ( 1 )
热度 ( 72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