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3)

✪老叶住院记录

♥原名烟尘沉陈

♡接到各种看不到原文的反应,索性修文重发。

●堪称重写的大幅度修改,与原文正文只有10%左右的重复率吧_(:з」∠)_

⊙医疗和娱乐圈背景都是瞎掰的,相关专业可能感到不适,慎入啊(⁄ ⁄•⁄ω⁄•⁄ ⁄)

————

喻文州看着他被巨大的仪器包围,显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心情有些复杂。

作为一个有专业资格的操作员,他当然不会对这种检查方式抱有偏见,但当看见叶修躺在上面,他还是觉得不舒服。

扫描结束,喻文州向叶修走过去。

叶修下来,看见喻文州,说:“ 我先回去了,什么时候取结果? ”

“不用麻烦前辈。”喻文州笑眼弯弯,“待会儿叫少天送过去就好。”

“说起来,少天你怎么还在这儿,不上班吗?”叶修问。

黄少天回答得理直气壮:“ 这不兼职嘛,老板特批我来体验生活。 ”

好好,一个播音员跑到医院来兼职,也是没谁了。

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说:“ 那加油。拜~”

“我跟你一起。”黄少天说。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拍了拍黄少天的另一边肩膀,说:“少天啊,你接下来有个任务哦。来,把这份资料送到药剂楼去。”

黄少天炸毛:“爱呢人性呢?说好的只用跑叶修的事就成了呢?公报私仇可不行啊!”

不爽归不爽,但毕竟“人在屋檐下”,黄少天虽然气鼓鼓的,还是拿着着资料跑出去了。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着喻文州:“私仇?”

喻文州还以“真诚友善”的微笑:“哪来的私仇,前辈见笑了。只是我在工作时,不希望少天太逍遥罢了。”

……

保安亭里,蓝河把监控页面拖到一边,开着小窗口偷偷玩游戏。

正当他玩得起劲儿,就听到门外传来月中眠中气十足的声音:“报告!发现可疑人员!”

迅速把游戏界面关掉,粉饰太平之后,蓝河把人放进来,有些心虚地说:“我……调下监控……人在哪儿?”

“右边……再右边点儿,”月中眠凑在旁边比划着。

住院部楼层高,阴影正好罩着北门,连六月骄阳都晒不去这里的阴森,更别提现在是冬半年了,不足的光线让录像看起来灰灰的,还真有几分鬼片的味道。

蓝河熟练地调整时间,很快就找到一个黑色的身影。

“对,就是他!”月中眠喊道。

单从这样的视频看不出什么,但蓝河记得大门附近的摄像头都是高清的。于是他暂停画面,选中那个身影的头部,双击放大。

然而看清这人后,蓝河却无奈道:“他怎么可疑了?”

“长得可疑!”月中眠说得一脸正气。

蓝河扶额:“ 额……我认得他。是好人……大概。 ”

……

而此时,被当成可疑人员的韩某人正在往住院部走。

其实他来很久了,早上警局里组织武术晨练,韩文清负责教学,结束后练功服都没换就出来了。

结果来了之后才发现电梯还没开。

他其实挺想直接走楼梯,但想起昨天的情形,又犹豫了。

昨天差点跟叶修对上,虽然他们每次见面都这样,想想也快习惯了←_←,但叶修现在看起来……不经折腾啊。

他是不是该委婉怀柔一下什么的?

韩文清就这样一边走神一边瞎晃悠,直到看见北门上锈迹斑斑的大锁,才一下子顿住。

不管了,上楼!

住院部的自动门还没通电,只留个矮小的侧门供早班清洁工出入。

韩文清从侧门走进去,黑着脸绕过一个因为又把他当绑匪而差点交出钱包的清洁工,就进了楼梯间。

叶修在……二十层,嗯。

不带停顿地爬上上十七层,绕是韩文清,呼吸也稍微急促了些。

但看着黑字粗体的楼层号,他知道快到了,觉得心情甚佳。

可就在这微妙的停顿间,从警多年的敏锐感知让他察觉,这附近有人。

不只有人,韩文清凝神,他听到了微弱而混乱的喘息,还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从头顶上传下来的。

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去,却在看到十九层楼梯间的景象时刹住了。

倒在楼梯间的人是叶修。

……

喻文州看着电脑上的扫描结果,眉头越皱越深。

“少天, 把上次让你单独放的文件拿过来。”仔细地看了两遍后,喻文州说。

“又差遣我。”黄少天嘴上抱怨,但还是把东西拿来了:“这个吗?是什么?”

“嗯。”喻文州结果牛皮纸带,边打开边说,“叶修上半年的体检报告和一些其它资料。”

浏览着体检报告,喻文州的表情越发严肃:“上次体检时还没有……增长这么快……可能是恶性的。”

“你说什么……”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问。

“肺癌。”喻文州吧资料往桌上一摔,哗地站起来说,“联系张新杰!”

评论
热度 ( 74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