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全职粉,一人之下粉,入坑bjd

【all叶】医爱不休(4)

然而联系张新杰的这通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黄少天急得眼眶都红了,不死心地重播。

单调的忙音从听筒中传出来。

“奇怪,他早该到了……”按照张新杰的作息,这时候不会还没来医院。

这时电话突然接通了。

“张新杰你干什么去了!”黄少天虽然喜欢损人,这般劈头盖脸的质问却是头一回,“扫描结果出来了,可能是肺癌啊,你怎么……”

“不是。”

听筒中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的话,黄少天听出这是那个实习医生周泽楷。

“在抢救。”

听筒中的人这样说到。

“前辈?谁?叶修?怎么了!”黄少天快把听筒摁进自己的耳朵里了。

“窒息。”听筒那边的人这样说到。

拍上话筒,黄少天拽着喻文州就往外跑。

……

迎接他们的是韩文清可以杀人的眼神。

不过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没心在意别的。

“怎么会突然窒息,之前他的状态不还是挺好的吗?”黄少天问。

“什么引起的?”喻文州问。

“血块。”韩文清说着,却不看他们,“在楼梯间,已经失去意识了。”

我的错,从三到二十层,没有电梯,怎么能让他一个人走!——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脸色顿时沉下来。

手术室外安静得可怕。

韩文清和喻文州站成雕塑一样,黄少天则神经质地不断从走廊的一头走到另一头。

“怎么还没出来。”两个小时后,喻文州最先打破沉默。

韩文清跟黄少天可能不了解,但他知道抢救一般不会用太长的时间。

这一等就又是两个小时过去,喻文州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尽管他知道手术室里有张新杰和周泽楷,也相信他们用这么长的时间一定有恰当的理由,他也依然害怕,可以说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

他早就站不住了,坐在一边的塑钢排椅上,冷汗透过衬衣把白褂都打湿了。

然而他又不敢把他的恐惧表现出来,否则黄少天和韩文清会更不好过。

高度集中注意力操作太久,手术室里的两人一定累惨了,而叶修还需要照顾,他们不能一起倒下,绝对不能。

在这个信念的支撑下,喻文州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来摆出胸有成竹的表情,语调平和地对黄少天说:“ 抢救早该结束了,张新杰大概有别的安排。……你去让护士长接应一下,顺便帮我请个假。 ”

手术整整进行了十二个小时。

张新杰摘下口罩表示成功的之后,干练的责任护士楚云秀立刻组织人手把还没有完全从麻醉中清醒的叶修用担架转移到推车上,推回病房。

等在手术室外的几人也立刻小跑着跟上去。

叶修觉得恍恍惚惚的。

之前经过抢救他醒来了一次,就看到周泽楷把麻醉软管插进自己的右臂。

确定软管被准确插入,周泽楷侧头看着叶修,眼神温柔:“会疼,放松。”

叶修当然配合,感受着软管塞进手臂时穿梭在神经里的的疼痛,他放缓呼吸,渐渐陷入黑暗。

再一次看到光亮的时候他正在被往外转移,身下垫着的东西变软又变硬,他隐约知道那是在用担架进行转移。

周围好像有些吵,身下推车的轮子滚动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碾过地板地缝隙时还会稍微颠簸一下。

他睁眼直愣愣地看着白色天花板,但脑袋还是顿顿的,一时间什么也想不起来,身体更加不受控制,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身下再次一软一硬,他知道自己被转移到床上了。

随着感觉的逐渐回炉,他的喉咙里越来越难受,每一次呼吸都像被刀子划过一样。接着鼻孔里又被塞进两根输氧管,干燥而急促的气流让喉咙更加难受了。

叶修的思考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他凭本能艰难地摆摆头想把让自己不舒服的输氧管甩出去。

这个动作被眼疾手快的楚云秀制止了:“还要输四个小时。”

叶修觉得有点委屈,长长的睫毛抖了抖,露出一个有些孩子气的表情,但也依言忍耐着喉咙里的刺痛,乖乖地停下动作。

跟来的周泽楷见状,默默把手搓热了,探进被子里,握住叶修没打吊针的左手。

叶修的神志又回转了一些,目光对上周泽楷,看到他虽然脸上有些疲态,但眼里仍是亮晶晶的,便也放下心来,动了动嘴唇。

此时叶修的状态自然是发不出声音的,但周围的人都看得懂。

“辛苦你们了。”他说。

接着大家都听到身后传来一个重物落地的闷响,但专注于叶修的众人一时间都没有回头。

叶修却突然挣扎了一下,拼着干裂沙哑的嗓子喊出声来:“文州!”

韩文清最先回过神,转身便看到喻文州倒在地上,伸手一扶,才发现他的衣服都湿透了,浑身冷得像刚从冰窖里出来一样。

楚云秀赶紧蹲下身来检查,然后笑笑说:“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他只是紧张过头了,又突然放松,才会这样。”

说完她和韩文清配合着把人弄到休息室去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被妥善送离,放下心来,才发现刚才的动作好像把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几分气力又消耗干净了。

他觉得的脑袋一阵阵发晕,闭上眼睛喘了一会儿,总算稍微缓过来,视线扫过黄少天和周泽楷的眼睛,轻声说:“都…出…去。”

一直沉默的黄少天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哽咽着开口:“不要……”

叶修看着他:“去……”

才说了一个字,就被冲过来的黄少天捂住嘴:“憋说了!QAQ。”

叶修眨眨眼,含笑看着黄少天。待他犹犹豫豫地把手收回,才用气音说:“文州那汗流得我都能看见了,这儿就你俩熟,去给他换身衣服。 ”

黄少天这才不情不愿的出去了。

叶修看着他出去,又闭上眼睛歇了一会儿,然后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继续握着他的手,不说话,也不动。

“小周啊。”叶修失笑,用气音说,“你可是参与手术的医生,现在出现在这里真的好么?”

“张新杰……”周泽楷报出负责善后的人的名字,然后继续专注地看着叶修,那眼神认真又清澈,像极了某种长毛大型犬,“不能让前辈一个人。”

“我不是人啊?”随着这句怨愤满满的话,一张跟叶修相似度极高的面孔出现在门口。

评论 ( 3 )
热度 ( 90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