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5)

周泽楷对叶修点点头,总算松口,站起来对叶秋说:“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不能碰胸。”

刀口在胸部,小周就是这么正直的boy。

说完,歪头想了想,打开床头柜取出一只杯子,拿起保温壶倒了半杯热水,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棉签,说:“可以用这个喂水。”

周泽楷出门了。

接过水杯和棉签的叶秋坐在病床旁的小木凳子上,看看叶修的唇,又看看手中的棉签,有些无措。

叶修见状做了个鬼脸。

“混账哥。”叶秋骂了一句,还是坐下来,试着用棉签蘸了水,点上自家哥哥的嘴唇。

本来就有些苍白的嘴唇此时已经干裂了,叶秋虽然一脸不情愿,手下却仔细地控制着力道,用棉签抚平翘起来的死皮。

等到唇色看起来润泽些了,他又重新让棉签吸饱水,小心地探入叶修的口腔。

叶修用舌尖舔了舔棉签,以汲取更多的水分。

感觉到从棉签传到指尖的小小震动,叶秋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但还是故作淡定地蘸水继续喂。

又重复了几次,叶修才感觉到因为缺水而粘在一起的喉咙打开了些,但毕竟伤到了,估计还得疼上几天才能恢复如初。

麻醉还没彻底过去之前不适合饮水,因为这时候吞咽功能还没恢复,很容易被呛。所以,虽然火辣辣的喉咙依然渴望着水,叶修还是阻止了叶秋接下来的行动。

于是没事干的叶秋觉得更尴尬了,跟自家哥哥啥都不干纯粹大眼瞪小眼这样的事儿,好像从幼儿园起就再没有过了。

虽然自己的确一直隐隐期待着有一天能再跟他独一块儿坐坐,但……

但不该是现在这样啊!

叶秋觉得心里像被人忽然掐了一把。

偷偷瞥一眼叶修没有血色的脸颊,叶秋突然觉得此刻的他像个肥皂泡泡,别说触碰了,可能放在那里一会儿就会自己碎掉。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认知把叶秋吓了一跳,于是他顿时就不敢动了,连呼吸都放轻许多。

“想什么呢。”叶修看到自家弟弟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笑问。

叶秋一瞬间有种自己干坏事被抓包了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儿,才别别扭扭地问:“你……不睡觉吗?”

睡觉啊,叶修垂下眼帘,想了一会儿,才说:“我饿了。”

看着自家哥哥竟然也有这样软乎乎的表情,叶秋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跟着软下来。

想起韩文清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还没到早餐时间,所以叶修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恐怕是真的饿……可又只能看着他饿,叶秋顿时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而就在叶秋陷入自责时,他的肚子里传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叶修听到,轻声笑起来。

“笑什么笑!”叶秋炸毛,“我也一天没吃了好吗?”

“好了,”叶修转头示意,“那边有袋苹果。”

“我才不吃独食。”叶秋把目光撇到一边去。

“多大了你。”叶修嘲讽,却心知他只是舍不得让自己干看着他吃罢了。

感觉到自己的小九九被看穿,叶秋哼哼一声,不再推辞,绕到另一边,解开塑料袋取出一个苹果和一把削皮刀,回来用脚把凳子踢到合适的位置,然后坐下来乖乖削苹果。

“你什么时候来的?”过了一会儿,叶修问。

“早上……突然接到电话说要签字。”

“……呆多久?”叶修心中升起期待,好久不见了,他也有些想他。

“待会儿就走,会开到一半呢我!”

叶修压下失望,笑了笑,没再说话,合上眼,呼吸渐渐淡下去。

过了几分钟,一脸“我很生气我不理你”的叶秋四处瞄了瞄,伸爪子在叶修面前晃几晃。

嗯,没反应,好像真的睡着了。

“真是,非要把人吓死才甘心么……”

……

四个小时后叶修被唤醒,正对上王杰希的一双大小眼,差点儿又昏过去←_←

“大眼儿?”

“可以吃东西了。”王杰希把氧气闸关掉,从保温盒里取出一碗白粥。

叶修看一眼窗外黑漆漆的天色,懒懒地说,“过点了,不想吃。”

“多少垫一些。”把粥放在床头柜上,王杰希走到床尾,俯身把半截床板摇起来,让叶修能靠着坐好。

又把床两侧的护栏拉起来,取出桌板架在叶修大腿上方,晃了晃,确定已经架稳当了,才将粥碗放上去。

抓着勺子在粥里搅了搅,觉得不太顺手,便运势要绕道叶修的左边去。

“行了,我自己来。”叶修说着,些接过勺子,舀起半匙,伸出舌尖在勺子的边缘舔了舔,觉得温度刚好,便一口喝下去了。

王杰希看着叶修的动作,觉得憋得慌,非得为他做些什么才能够舒缓。

最后他让自己的掌心垫在叶修拿调羹的手肘下,随着他的动作虚虚护着。

叶修察觉到王杰希的动作,但没有阻止,又吃了两口,问:“他们还好吧。”

“还好,”王杰希说,“ 都回去了。”

“嗯。”叶修又吃了一口粥,“你怎么来了……叶秋搞的?”

“你弟也是能耐。”王杰希微笑,“正好中医科比较闲,院里直接修改了这两个月的人事安排。估计我最近要当你的私人医生了。”

“那家伙。”叶修也跟着笑,“乱来。”

“你呢,觉得怎么样。”王杰希问。

“也就这样吧。”叶修把勺子放回去,说,“新杰在手术室里都干了些啥呀?”

“……切除了一页肺。”这句话说得有些艰难。

“怪不得。”

“才吃了这么点儿。”王杰希不满地看看剩下的大半碗粥。

叶修蹭了蹭颈下的枕头,声音有点飘:“胃难受……”

王杰希抿嘴,想了会儿,把手伸进衣服里捂热了,然后蹲下来,按在叶修肚子上,揉揉,再揉揉,又揉揉……

好像……手感不错?

“大眼?”叶修看着他,挑眉。

“咳。”王杰希故作正直地站起来,“好点了吗?”

“刚才我就在奇怪了,怎么没插尿管呢?”叶修决定跳过这个话题。

“那个太疼……”王杰希说,“我们商量过了,轮流看着你,没事的。”

说着,他突然就想到了几年前,那个虽然熬了几个通宵,但依然摆着轻松嘲讽脸的青年,叼着烟对自己说:“哥罩你,没事儿。”

“假公济私可不行。”叶修说得一本正经,“我要上厕所。”

“至少到明天才能下床。等等,我给你拿尿袋。”

“别用尿袋……不喜欢。”叶修看了看离床几步远的卫生间,难得地任性,“麻药已经过去了,我可以站起来的。”

他不喜欢。

连这样简单的日常动作都要靠别人完成的自己,他不喜欢。

“偶尔也让我们罩着你吧。”王杰希一动不动地望着叶修的眼,“不要为难我。”

——知道你可以,但看着你难受,我心里就不舒服,不要为难我,好吗?

“成成成。”过了几分钟,叶修最后还是受不了王杰希的眼神,把自己交出去,诶,这些熊孩子,越长越不乖了啊。

解决小便问题,王杰希熄了灯,说:“再睡一会儿吧。凌晨两点还有一袋消炎针。”

“你睡哪儿?”叶修问。

王杰希指指旁边的空地,“待会儿我在那里架一个折叠塌。”

“明天加张床吧。”叶修说,“地方还够大。”

“好。”王杰希说,“别管这些了。睡吧。”

“嗯。”叶修听话地闭上眼,又睡过去。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睡到该被唤醒的时候。

评论
热度 ( 77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