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全职粉,一人之下粉,入坑bjd

【all叶】医爱不休(2)

✪老叶住院记录

♥原名烟尘沉陈

♡接到各种看不到原文的反应,索性修文重发。

●堪称重写的大幅度修改,与原文正文只有10%左右的重复率吧_(:з」∠)_

⊙医疗和娱乐圈背景都是瞎掰的,相关专业可能感到不适,慎入啊(⁄ ⁄•⁄ω⁄•⁄ ⁄)

————
红蝴蝶医院,接待处的两个护士窃窃私语。

护士A:“今天的世界……好像不太正常。”

护士B:“对啊!刚才风一样跑过去的难道是张主任那个古板?!”

护士A:“还有中医科过来的王主任也很奇怪,他今天两只眼睛竟然一样大了!”

“在医院就给我安静!” 一个虽然刻意压低却仍威慑感十足的声音在护士旁边响起。

俩护士抬眼,对上一张凶残得就像写着“我是反派”的脸,差点没吓尿。

“2014房在哪?”

“右…右边,直…直走……”

话音未落,那人就远了。

而此时的病房里,张新杰正皱眉看着缩在被子里的叶修:“ 结果出来了,有炎症,出血原因还不确定,等下挂瓶罗红霉素。”

“嗯……”叶修在被子里动了动,发出一个单音节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就看到张新杰身后的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人影走进来。

“谁?”张新杰这时也听到了脚步声,虽然表现得冷静但实际上已经担心得有些神经质的他下意识警惕起来,飞快地转身把叶修护在后方,开口时语气带上一些质问。

韩文清进门,没看到叶修,那团微拱的白色被子被张新杰挡住了。他皱眉,大步绕过张新杰。

看到来人不打招呼地叶修走近,张新杰本能地伸手去拦,伸到一半却被叶修阻止。

韩文清看到叶修为了阻止张新杰而握住他的手腕,觉得更加不爽了。

“ 老韩你又黑着张脸,路上收了多少钱包啊? ”叶修冲韩文清笑道。

然后又像张新杰解释:“ 这韩文清,别看他长得跟随时要抄家伙抢劫似的,其实是个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 。”

韩文清瞪着叶修。

……

韩文清看了一眼张新杰,又继续瞪着叶修。

“额呵呵,”感受到对面两人之间迷之对立的气场,叶修只好有些尴尬地继续介绍:“ 这张新杰,我老同学,看这身白衣就知道他干啥了。”

韩文清的表情微微一动,看向张新杰:“他怎样?”

“胸闷,大量积液,气急咯血……具体原因不明。”

“不明?”

“还要等CT。”

张新杰只这样解释,他不想表明自己推测这种情况很可能是肿瘤压迫所致。

“叶修你敢……”韩文清的脸色已经不能更黑了,捏紧的拳头好像随时能挥出去……然而事实证明被挥出去的只能是他本人。

“他到底来干嘛的……”叶修看着韩文清离开后还在小幅度晃动的门,表示略方。

“别管他,”张新杰说,“我得出去了,待会周泽楷会来打针,顺便看着你。”

叶修无奈:“我又不是不能看着自个儿……”

张新杰挑眉:“所以你就把自己看成这副样子?”

……

张新杰一出门,叶修就闭了眼。

他其实难受得厉害,现在终于不用应付其它人,便直接散架一样陷进被褥里,放任晕眩海啸般将自己吞没其中。

……

周泽楷端着托盘在走廊上穿行而过。

剪裁良好的紧身牛仔裤衬得双腿更加修长,洁白的大褂随步伐微微掀起,硬是被穿出了欧式披风的味道。

没办法,颜好,任性。

急促地的脚步在2014房门口刷地停下,就像突然接到了立正指令一样。 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入眼便是叶修的睡颜。

他睡得不太安稳,眉头轻轻皱着,睫毛也一跳一跳的。

轻轻关上门,周泽楷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地,生怕惊扰了床上的人。

但他也没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打的是罗红霉素,之前相当方便地取了叶修咳出来的血进行细胞学检查和化验,发现炎症,但之少还没查出癌变迹象。虽然还有许多疑点,但血检结果让大家能稍松口气。

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周泽楷一边把叶修的左臂从薄被里拉出来,一边按住被边以免凉风钻进去,接着又取出棉签蘸了酒精,力道适中地涂抹在叶修小臂内侧。

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湿凉,叶修缓缓睁眼睛,恢复到常见的懒散表情:“小周?好久不见,来了也不叫我一声。”

“前辈,睡。”周泽楷说。

“已经醒啦。”叶修说,“怎么打手臂上?”

“留置针。”周泽楷说。

“……我学医那会儿临床上还不用这个,”叶修摇头,玩笑道:“果然是老家伙了。”

“不老。”周泽楷认真地纠正,眼睛像鹿科生物一样漆黑湿润。

“好好,打针。”叶修伸伸手臂,一副躺平了任调戏的样子。

周泽楷干脆利落地下了针,缠上上无纺布胶带和固定用胶带,又将滴速调节至适中。

叶修调笑:“你这熟练度快赶上急诊部那个50岁的老护士了。”

“前辈,睡。”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

“真的睡醒啦。”叶修一脸无奈。

“……”周泽楷不回话,只是伸手去拢住叶修的眉眼,掌心里的睫毛蝶翼般一下下鼓动着。

在这片人造的黑暗中,叶修的呼吸渐渐均匀起来。

等叶修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睁眼就开始接收黄少天的嘴炮。

“ 终于肯醒了一觉十五小时次郎。醒了正好,告诉你现在做CT不用排队别太感谢我 。”

“哦……”叶修眨了眨眼,看到一片苍白的天花板,才意识到自己记忆中的昨天真的不是梦境,不由得有些怅然,“原来……”

“睡蒙了吧你。”黄少天说,“别看我,看我也没饭吃,这检查要空腹的。……体力还够吧?要不我背你去?”

叶修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翻身下床说:“行了,走吧。”

“那就走吧,诶慢点慢点,现在门诊部电梯还没开机,得爬楼梯的,你累了一定要说啊!”黄少天突然发现自己拿叶修一点办法都没有。

CT检查室在门诊部三楼,走廊上的灯还没开,厚厚的金属门上,暗红色的“电离危险”标志透出些阴森的感觉。

走过去,门就自动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戴口罩的青年。

“哟,文州。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喻文州摘下口罩,微笑道:“还没上班,来给前辈开个小灶。”

“这么说我挺幸运。”叶修笑,“还是在那边吧,我过去了?”

“去吧。”喻文州也笑了笑,说:“都准备好了。”

操作室没有窗户,超过3米的钢制CT仪器横卧于地,白光灯打在橡胶软木有点反光的地板上显得冰凉冰凉的。

叶修闲庭信步般走进操作室,对着新进的第五代CT仪啧了一声,然后用一种毫无防备的姿态躺下去。

评论 ( 2 )
热度 ( 112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