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7)

所以,当提前到达的黄少天抱着一个保温食盒推门而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和谐美好得令他忍不住咬牙切齿的景象。

听到响动,考虑到周泽楷还在睡着,叶修抬起食指对黄少天摆了个禁声的姿势。

于是剑圣大大满肚子文字泡只能生生憋住,表情扭曲得像刚刚抽中的五百万的彩票正在被大风刮去。

所幸浅眠中依然十分敏感的周泽楷此时也醒了。这让黄少天终于有了解救自己的面部神经的机会。

“ 靠靠靠叶修你连周泽楷都拐上床了还好意思说别人?……这床留着我也要。 ”

←_←剑圣大大,你的重点到底是哪个。

这时候,周泽楷的手机响了,拿起来看看,是闹钟。

“前辈。”一手压住被角,一手扒床沿,滚身下床,虽然是通常会有些狼狈的动作,但由周泽楷做出来却依然干净帅气,他整理一下之前带过来的托盘,说,“换纱布。”

换纱布的时间到了。

“好吧。”

都是汉砸,叶修也就没太注意,把被子踹下去一点儿,便自己动手去解病号服的系带。

蓝白竖条纹的的病号服往肩膀处滑落,颈项和喉结就露出来了。

很明显的,虽然叶修本人不在意,但旁边的两人却在意得很,目光相接时,空气中的火花都快要实体化了。

但不管黄少天的怨念多浓郁,准备充分并且具有专业操作水准的周泽楷都当仁不让地占了上风。

于是他果断无视掉喋喋不休的黄少天,刷一下拉上床帘,把自己和叶修妥妥帖帖地围在里面。

淡蓝色的无纺布床帘自然不能阻止黄少天的愿望,他三两下绕到帘子与墙壁相接的地方,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

周泽楷用手比划了一下,觉得这个姿势不太顺当,于是绕到床尾去,俯身把半截床板摇上来。

整理一下叶修的衣服,确定不会碍事了,他便直接用剪刀剪断旧的纱布,先把无关紧要的部分丢到床头柜前的垃圾桶里,再小心地去撕伤口附近的纱布。

“少天你别看着。”叶修突然说。

“又不是没见过。”黄少天攥住床帘不撒手。

“那随你。”

即使中间隔着很厚的几层纱布,最外边的那层也早已被血液和组织液染成暗红色。

“……怎么那么多血……看着就……”黄少天下意识一用力,手中的床帘就发出格拉一声脆响。

“还好。”叶修说。

因为一部分纱布与息肉长在一起了,再加上大部分血液已经凝固,所以尽管周泽楷的动作已经不能更小心,伤口处还是被牵动,新鲜的血珠渗出来,覆盖在本来就被染成暗红色的皮肤上。

“哎哎哎周泽楷你轻点轻点轻点轻点!不会是还要用那个消毒吧妈呀别!”黄少天一下就心疼了,但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最后他蹲下来,把两只胳膊都伸到被子里去,像安抚小孩子一样,左手托着叶修的手掌,右手则轻拍他的手背。

看他着急的样子,叶修被逗乐了,笑道:“ 我还没出声呢,你叫个什么劲儿? ”

“你管我。”黄少天瞪他一眼,继续,“……啊啊啊慢点慢点慢点!……叶修你竟然还笑得出来都不知道疼的吗?”

周泽楷动作不停,眼神专注。

他用灭菌棉小心地吸走没凝固的血珠,再取来生理盐水,把棉签沾湿,一点一点地把伤口附近的血污清除。

除去血污,伤口的本来面貌显现出来,因为缝合的技术干净漂亮,其实看着并不狰狞,但想到这是在叶修身上的,在场的两人看着还是觉得心惊。

接下来要消毒,周泽楷把手中棉签丢掉,换根新的。

新的棉签抹上去时,黄少天感到被自己拢着的手颤了一下,他急忙想安抚,但那只手却躲开了。

抬头去看叶修,发现他靠在床上,微仰头,不知道在看哪里,脸上依然表情淡淡。

黄少天也许不像喻文州那样锦谋深算,但直觉却总特别准。比如现在,他本能地知道叶修现在平静的表象太不真实。

这样的直觉让他觉得惴惴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往被子下摸索。被子下的空间就这么点儿大,两人的追逃其实没有进行多久,黄少天很快便捉住了叶修抑制不住地颤抖的手,紧紧握着,不愿意再放走它。

两人掌心的接合处都有汗水渗出来,润润地濡湿了。

相较之下,之后的过程要和平得多,周泽楷扶着叶修的肩,阻止他坐起来配合自己的动作,三两下缠好了纱布。

“果然技术不错。”叶修低头看看,称赞道。

周泽楷弯起眼角,头上的呆毛晃了两下,又耷拉下来:“我走了。”

“也该到你上班了。”叶修说。

“嗯。”周泽楷点点头,拿过用完的托盘,出门去了。

留下的黄少天握着叶修的手有些尴尬,他想如平时一样大放文字泡攻势,但又惦记着叶修经不起他闹腾。

叶修被他的样子逗乐了:“无聊就开电视吧,喜羊羊挺适合你。”

“ 滚滚滚你才适合喜羊羊,本剑分分钟几十万的身价我告诉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这么抱怨着,他还是踮起脚尖把挂在墙上的电视打开了。

电视是很多年前的旧机子,一打开就见着满屏幕的雪花点:“这得是几百年前的电视了吧质量也忒差,等等我找找有没有能看的。”

黄少天不信邪地连换几台,然后他终于找到了……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绿草因为我变得更香,天空因为我变得更蓝,白云因为我变得柔软~”

对的,这个频道正在播放喜羊羊与灰太狼。

“噗哈哈哈……嘶……”叶修笑出声来,扯得刚包好的伤口一阵疼,又赶紧停下。

“你没事吧。”黄少天顿时紧张了,不再理会电视上蹦哒着的绵羊,跑到叶修跟前,不敢碰他,只上下看着。

“没事没事。”叶修不在意地摆手,说,“你不带了早餐来么,打算什么时候吃?”

“马上。”黄少天一边打开保温食盒,一边絮絮叨叨地说,“这是王大眼给你设计的那什么药膳,他说这个补气养血润肺暖胃还是什么的……诶不管了,反正虽然他长了一副鬼斧神工的样子,这方面还是挺靠谱的,我找我妈帮着照方子做了,你可得多吃点儿。来,啊——”

黄少天舀了一勺粥,喂到叶修嘴边。

粮食到口,叶修便也不跟他矫情,张嘴直接吃掉,顺便把勺子咬过来了。

“哎哎哎不带这么玩的,快把勺子还回来!”突然发现手上一空

“别闹,我自己吃。”叶修含着勺子口齿不清地说,边说边探身去拿桌板。

黄少天见状赶紧扶住他,自己取出桌板,架稳当了,才把碗搁在上面。

于是叶修看到了一只硕大的碗。

“这……”,他有些无奈,看来黄某人的母上早就打算好了,“少天啊,昨晚上大眼留了一套餐具在床头柜里,你拿出来,咱一起吃啊。”

“不用你吃就好我来的路上吃过一个包子了……”

“这么大的人,一个包子哪里吃得饱?”叶修打断他,威胁道,“一起,不然我也不吃了。”

这个威胁立竿见影,黄少天愤愤地拿出碗勺来,分担了半碗粥。

看了眼黄少天夸张的悲愤表情,叶修和电视上的喜羊羊一起满意地笑着,开始吃自己那份粥。

虽然被分去一些了,充足的分量还是让叶修吃得略撑,就着黄少天递来的杯子漱口之后,他便想上厕所了。

“你你你你你等等,我我我我去叫张新杰过来……”←这里是一只语无伦次的黄少天。

——

这只黄少可爱吗(⁄ ⁄•⁄ω⁄•⁄ ⁄)

评论 ( 25 )
热度 ( 79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