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8)

“ 就上个厕所而已,找他干嘛。 ”叶修说着就坐起来了,两只腿滑下床。

“哎你小心点儿。”黄少天赶紧扶住他,想了想,伸一只手去托住他的臀部,帮助他站起来。

看叶修站稳了,他便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扶住他的的肩,竖起每根神经,万分小心地护着他往厕所走去。

踹开厕所门,用脚尖勾着摆好坐便器,黄少天才把叶修放上去,低头还想帮他脱裤子,但被叶修果断阻止了,赶出厕所。

“ 我就在这等着,有事叫我啊。”厕所外的黄少天还是放心不下,整个人都快贴在门上了。

坐下来的叶修看到厕所门的磨砂玻璃上贴着好大一坨人形阴影,默默地笑了。

在马桶上解决完排遗问题,叶修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突然的升高让他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缓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舒服些,有些吃力地按下冲水开关,然后扶着墙慢慢走出去。

门外的黄少天赶紧接手,把人扶回床上。

终于躺回床上的叶修急促地喘气,这番大动作,到底还是把他累着了。

黄少天心疼得不得了,立刻把床板摇平了,问:“你再睡会儿好不好?”

“嗯”,叶修有气无力地摊在床上,轻哼一声算作回答。

黄少天帮他掖好被子,转身想去关电视,却发现喜羊羊不知道什么时候播完了,变成娱乐新闻。

黑体字的标题冰冷又锋利:“叶修重病入院,兴欣何去何从?”

黄少天楞了几秒,反应过来便立刻扑上去,啪的一下把电视关了,提心吊胆地扭身去看叶修的反应,却发现叶修好像没有看见也没有听到一样,歪头径自睡了。

“叶修?”刚才虽然只播了一小段,但节目中抹黑兴欣的意思,叶修不会看不出来,怕是有人故意为之,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后招。

黄少天犹豫了下,还是担心他又为这事儿操心,压低了声音说:“叶修你睡着了吗?没睡着就听我讲。这节目别去管它,真有什么问题我帮你搞定。你只管每天吃好睡好就成了,不用担心其它事知道吗? ”

“呵……只管吃睡……那不成猪了……”叶修还是精力不济,眼皮耷拉着,视野里黑一阵白一阵,却硬撑着嘲讽他,“你厉害……还不是被我们干掉过……别……瞎参合……况且……节目里说得也对……我可能……回不去了…………这事儿……正好给他们……练练……”

终于把这段话说完,叶修喘气的力气都没剩下,直接陷入黑暗之中,等护士过来给他打针时,还依然睡着,倒是省却了等待吊针的无聊。

再醒时,黄少天已经不在。

他觉得冷,想看看空调是不是正常开着,偏头就发现乔一帆坐在旁边,打着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几根站错边的散发也跟着晃悠。

半睡半醒间,乔一帆一个不平衡,脑袋直接往前砸下去,砸到一半被失重感蓦地惊醒了。

恍恍惚惚地坐直,便看到叶修眼中含笑的看着自己。

“前辈……啊!”他一个机灵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尽是尴尬,刚想说什么,却吓得叫了一声。

原来,由于吊完之后长时间没拔针也没换药,倒流的血已经装满大半根管子。

叶修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也看到了一管子红色,便身手去按了护士铃。

“打完了吗?”护士的声音夹杂在嘈杂的电流声中传过来。

“打完了。回血比较多。”叶修边说便试着用没打针的手撑着床板想坐起来些调停滴速,却无奈此时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根本没力气坐起来。

于是他只好把话筒放远些,对乔一帆说:“一帆,帮我把那个白滚珠滑到最下边。”

那边的护士好像没听轻楚,又重新问道:“什么?打完了吗?”

叶修耐着性子,忍下晕眩带来的恶心感,努力提了气再说一遍。

“什么?”护士还是没听清,只知道对方说的话比较长,除了打完了之外应该还有别的,但声音实在是太小了,不知道他具体在讲什么,于是谨慎地反复确认道,“你再说一遍,讲大声点儿啊!”

叶修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别提说话了,整个意识都扭动着要剥离开去。

“打完了!!回血了!!”刚关停滴速的乔一帆俯身冲着话筒吼道,看着叶修惨白如纸的脸色,又焦急又愤怒又惭愧。

“知道了,我就来!”护士被吼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也带上几分火气。

等小护士不情不愿地来到时,叶修已然昏迷。

她见状也吓了一跳。

毕竟还是新人,见过吊针回血的,但还没见过回血之后狼狈成这样的,看看滴速已经关停了,一时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呆呆地就杵那儿了。

“你在干什么呢!”向来好脾气的乔一帆这回也是真急了,声色俱厉。

“哦,哦。我,我,我去找人问问,你们等等。”小护士丢下这句话,便转身跑出去了。

乔一帆一拳捶在凳子上,双眼泛红,手背上青筋暴起。

楚云秀大步冲进来,伸手一探,便一边用注射器把吊针管里流失的血先压回去应急,一边头也不回的对被她落在身后一大截的人喊:“快!2014房叶修组织抢救!氧气准备!输血准备!”

叶修这些天几经波折,一直滞留在血氧过低的临界点,又因为刚切除一页肺,短期的呼吸状况也很糟糕。

本来,如果不出意外是可以调理回来的,但这次失血终于打破了原就岌岌可危的平衡,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到底还是来晚了些,叶修的呼吸已经停止,颈动脉的跳动也弱不可察,而且他的情况特殊,就算立刻输氧输血也很难及时跟上供氧,更危险的是刚做完开胸手术的他无法接受心肺复苏。

一滴冷汗从楚云秀的额角滑落。

她没有把握能救回叶修。

————

关于老叶上厕所的桥段,其实编剧的时候真的写了丢堆啊,但后期制作时图省事放了倒水的音效(⁄ ⁄•⁄ω⁄•⁄ ⁄)……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大bug

评论 ( 1 )
热度 ( 69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