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全职粉,一人之下粉,入坑bjd

【all叶】医爱不休(17)

这时候,苏沐橙的手机响了。

她把扫帚和簸箕放下,随意蹭掉手上的灰,从挎包里翻出手机。

“喂你好。……对对,我们在。……你怎么来了?……喂?”

苏沐橙摇摇头:“他挂电话了。”

“谁啊?”黄少天问,“神神叨叨的。”

“张新杰呗。”苏沐橙说。

“新杰?”叶修也有些疑惑,“他来干啥……”

话音未落,叶修就发觉自己被圈进一个温热的怀抱,熟悉的气息从身后传来:“不干啥,就看看你。”

叶修转了几下想钻出来,“看我上兴欣去就好,跑这来干嘛,大老远的。”

“别动。”张新杰揽稳他,下手轻轻,生怕压坏了,“我等不及。”

叶修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觉得颈后的皮肤被滴上了湿凉的液体。

新杰他……不会又哭了吧?

他不由得担心,想转过去看他的表情,却被张新杰扳回来,牢牢圈在臂弯中。

“下雨了。”他说。

叶修这才看到墓碑上溅开的圆形水痕。

“我有伞。”苏沐橙打开挎包,低头翻找,“不过只带了一把。”

张新杰快速抓过伞,打开,撑在叶修头上,然后对苏沐橙说:“你跟他在这儿等一会,我去便利店买两把伞。”

“多买一把。”叶修说。

“好。”张新杰回答这个字的时候已经跑远了。

黄少天向叶修和苏沐橙两人凑过来,笑得贱贱的:“我也来蹭蹭伞呗?”

虽然这么说,他站到了迎风处,却是在用自己的身体挡雨。

所幸清明时节的雨丝疏松细短,张新杰的动作也足够快,一来一回之间,黄少天的衣服只是潮了些,看起来很快就能干。

叶修颠了颠手中的透明雨伞:“多少钱?”

“十五块。”张新杰将一把伞递给黄少天,自己也撑起一把。

“这么贵。”叶修啧啧两声:“不介意送给我吧?”

“可以。”张新杰说。

叶修得到许可,撑开伞,却架在了墓前的供台上,又从苏沐橙的包里拿出一件衣服,仔细整平了,用保鲜袋垫着放在伞下。

黄少天和张新杰看着他一脸认真地动作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苏沐橙噗地笑了:“真丑,跟九十年代的校服似的,你说我哥他不会嫌弃吧?”

当年的兴欣穷,请不起设计师打版,便直接用服装厂的已有版型改一改凑合了,说起来,也的确有些学校为了杀成本而用这个版型做校服的。

“他敢?”叶修勾起嘴角,说着状似威胁的话,眼底却漾着湿润的光泽。

“刚才过来的人好像带着纸钱。”张新杰早在叶修放下伞的那一刻,就举起自己的伞替他挡上了,这会儿正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到那边有个小庙,纸钱估计会上那儿烧去。对,就是那个红顶的。”黄少天张望了会一圈,指向一个简陋的建筑,说,“烧起来估计烟不小,我们还是回去吧。”

“好啊。”苏沐橙说,“走吧。”

几个人原路返回。

“新杰也是开车来的?”走在去停车场的路上,叶修问。

“是。”张新杰看向伞下的人,说“去我那儿吧,王杰希他们也想你了。”

“好。”叶修说。

“诶诶诶叶修你真的答应了不行不行我也要去。”黄少天小声念叨。

“你打算把自己的车丢这儿?”苏沐橙把车钥匙环套在手指上转,“我可没驾照。”

“好好好,苏大小姐,小的开车送您回去。”早知道就打的来了,黄少天心里愤愤然。

各自上了车,分道而去。

雨刷一下一下的扫过,清明的雨被擦成边角处滑落的水流。

折腾这一遭,叶修有些累,靠在副驾宽敞的椅背上,敛了眼帘。

张新杰见状把空调的温度又调高一些:“你睡会儿吧。”

“嗯……到了叫我……”叶修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头一歪,真的睡着了。

张新杰停在路边,取一条薄毯给他盖上,才继续开车。

关了车载音乐,隔音极佳的车厢里,能听到叶修浅浅的呼吸声。

张新杰握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心里五味杂陈。

叶修的体力在以一种令人揪心的速度下降,近来,光是站着,就已经有些吃力了。

肺癌转移引发骨癌,紧接着大面积扩散,肝肾脾胃都检测出癌细胞。

作为主治医生,张新杰比谁都更清楚,叶修日渐虚弱的趋势已经无法挽回。

现有的任何治疗方式都不能遏制这样的全身性癌症,他们所能做的,只是尽力帮他减轻痛苦罢了。

车子穿过大街小巷,追得上行人,追不上春风。

————


我知道,并不是所有鸟儿都飞翔,当夏天过去后,还有鲜花未曾开放。我害怕看到你,独自一人绝望,更害怕看不到你,不能和你一起迷惘。

我知道,并不是耕耘就有收获,当泪水流干后,生命还是那么脆弱。多残忍,我和你,就像流星划过,多绚烂,飞驰而过,点亮生命最美烟火。

多想你在我身旁,看命运变化无常,体会这默默忍耐的力量。当春风掠过山岗,依然能感觉寒冷,却无法阻挡对温暖的向往。

↑写这几段情节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循环这首歌。

李健的《向往》

评论
热度 ( 70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