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12)

求不和谐,这文真的很纯洁的(⁄ ⁄•⁄ω⁄•⁄ ⁄)
——
滴壶里液体一颗颗落下,时间也不疾不徐地流淌。

等到太阳西斜的程度能够直射到床头,叶修突然笑了一下,把视线转向韩文清,好像想说什么,然后就发现对方正看着自己。

“老韩你咋又看着我了?”

韩文清不说话,下午越来越斜的阳光透过米色的窗帘在他狭长的眼睛里投下一些潋滟,竟显出几分温柔的感觉。

“哥到底有多帅,你这看了十年了还不腻。”

“帅?”韩文清细细打量一番,毫不客气地评价,“难看。”

“喂喂。”叶修说,“哪难看了?”

韩文清审视的目光扫过去,那模样像是拿着搜查证扫荡嫌犯的据点。

“头发太乱,黑眼圈太重,嘴太干,脸太白,赘肉……”韩文清伸手过去,粗糙的指腹在叶修下巴上捏几下,皱起眉头,“倒是少了。你怎么吃饭的?”

“嘿。”叶修笑出一副真心实意的样子,“减肥了,不好么?”

韩文清瞪他一眼,视线转动,落在床头柜的那袋水果上,问:“苹果吃吗?”

“不了。”叶修笑得有些涩,“大眼不让吃凉的。”

“嗯。”韩文清又把视线转回来。

叶修懒洋洋地半眯上眼,又把话题接上:“又看。不是说难看么?”

“是难看。”韩文清不跟他说那些弯弯绕的,直接应了,“我又不用你好看。”

“说得好。”叶修比了个大拇指,“哥谁啊,不靠这皮囊。……老韩啊。”

“干嘛?”

“又得上厕所了。”叶修看看面前的吊瓶,“两斤半的水呢。”

韩文清也随着看过去,想想,说:“这瓶快完了,憋会儿。”

“嗯。”

等护士来换吊瓶的时候,韩文清突然对她说:“给他把针拔了。”

护士被吓一跳,下意识地去拔留置针。

“等等等等。”叶修赶紧叫停,“把输液器拔了就成,留置针不用。”

“哦,哦。”护士在韩文清的目光杀伤下颤巍巍地弯腰去拔针。

“别抖!”韩文清喝道。

这下护士连颤都不敢了,僵着手拔了针。

“出去,在外边等着。”韩文清说。

“麻烦了。”叶修补充。

小护士拔腿就跑。

望着小护士的背影,叶修笑道:“看你把人吓得。”

韩文清不答,只是问:“你上大还是小。”

“小。”

叶修说着,坐起来,作势要下床,却被韩文清一手垫臀,一手揽背,抱孩子一样原封不动地转移到了厕所。

被“轻拿轻放”的叶修:“……”

韩文清一不做二不休,扶稳叶修,就伸手去麻利地掏出小弟,对准某坑。

叶修:“……咳,老韩啊,我自己来成不。”

韩文清一动不动。

最后叶修还是在韩文清的帮助下解决了排泄问题。

……

晚餐时间将近,门被推开。

“少天你来得挺早啊……”叶修转过头去,看到来人,神色也是一亮:“邱非?”

韩文清跟对方不熟,便没招呼。

“前辈。”邱非应了一声,走进去。

“坐。”叶修说,“好久不见了啊。”

“不久。”邱非说。

“诶?”叶修回忆一下,觉得的确是挺久没见着他了。

“前辈感觉怎么样?”邱非换了话题。

“就那样吧。”叶修说,“你呢,嘉世被收购之后也是一路折腾,还吃得消吧?”

“挺好的。”邱非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我喜欢。”

“你这孩子。”叶修笑,“倒是够上进。”

“还要更努力。”邱非说。

叶修说,“新老板没为难你吧。”

“没有。”邱非说,“我想跟兴欣合作。”

“合作的话,不该是你来找我说吧?”叶修说。

“是。”邱非说,“我们这边已经批了,也找陈老板商量过。”

“那你们就商量着吧,”叶修说,“这事我不管了。”

“好。”邱非说。

“最近兴欣的事儿你知道了吗?”

“知道。”

叶修弯起眼角:“知道还来?挺有勇气啊。”

邱非语调平稳:“不是勇气。我看好兴欣。”

“哈哈。”叶修笑得更开心了,“加油!”

“会的。”邱非说着站起来,“我走了。”

“这么急?”叶修问。

“还有事。”邱非说。

“那你慢走。”叶修说。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叶修冲韩文清说:“邱非也越来越厉害了啊。”

韩文清睨他一眼:“就你最不省心。”

“估计少天也快来了。”叶修跳过这个话题,“怎么吊水还有这么多呢?”

“打慢点好。”韩文清说。

“太慢了。”叶修摊平表示,“快点让我回去吧,有些等不及。”

“忍着。”韩文清说。

邱非走了,黄少天来了,韩文清走了。

对,如果忽略掉韩文清的黑脸和黄少天的声波攻击的话,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黄少天扒在门口往外看,确定韩文清的确走远了,才神神秘秘地从包裹里掏出一个黑色绒布袋,放在病房的角落里。

“这么紧张兮兮地藏啥呀?”叶修虽然还是没得到独自下床的批准,但自觉得精神还不错,便有心跟他开玩笑,“不会是…………嘿嘿。”

“你少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呸呸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绝对是好东西……不过得先吃了饭才能告诉你。”

黄少天母鸡护雏一样的罩着那个袋子以防叶修过来抢走它。

发现叶修只是那看着自己,才突然又想起他根本就过不来,心里顿时又不是滋味了,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只顾着催促他快吃东西。

他嘶啦一下揭开保温食盒专用背包盖子上的魔术贴,把食盒拿出来,旋几下打开,取出一大一小两只碗。

“王大眼说你一餐吃太多不好所以这次就用小碗但如果没吃饱一定要跟我说啊,来,啊——”

黄少天托着勺子作势要喂。

虽然还有一只手正插着针管,但只要可以自己来叶修就断不愿意接受喂食,于是理所当然地把勺子一起咬下,转到自己手中了。

黄少天也难得地没再折腾,把桌板架稳,搁碗上去让他自己吃,顺便也拿出另一只勺子吃大碗的那份。

叶修见状一挑眉,然后继续埋头喝粥。

黄少天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见叶修的碗快要见底了,便问道:“叶不修你还要加粥么我碗里还有多放心吧我不会嫌弃你的。”

“不用。”叶修说,“饱了。”

“嘿嘿。”黄少天傻笑几声,用比刚才快了许多倍的速度消灭掉自己碗里的食物,然后把两人的碗勺匆匆洗了,塞进床头柜的下面那栏,然后啪地关上灯。

评论
热度 ( 38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