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全职粉,一人之下粉,入坑bjd

【all叶】医爱不休(19—完结)

慎入慎入慎入
————
张新杰还想说什么,却听到门铃响了:“快到午餐时间,估计是王杰希他们带饭过来了。我去开门,你坐这儿稍等一会儿。”

说着把书桌旁的椅子拖出来,看着叶修坐下,才向门口走去。

门打开,张新杰看到三张熟悉的脸。

“我来了。”王杰希说着,以眼神示意双手中两个大号包裹,“这是午餐。”

“我跟来了。”喻文州说,“不介意蹭饭吧。”

“前辈呢?”周泽楷问。

“叶修在书房。”张新杰说。

王杰希说:“午餐还要热一热才能吃,我先去厨房了。”

喻文州说:“我帮你打下手吧。”

周泽楷说:“我去书房。”

张新杰说:“让叶修出来吃饭吧,我去收拾餐桌。”

众人各司其职。

周泽楷走进书房,看到心爱的前辈坐在梨花木椅上,半垂眼帘,眸光中染了微醺的睡意,有些乱蓬蓬的发顶被春阳镀上一层薄金,看起来暖松松软乎乎的。

叶修的睡意并不深沉,察觉有人进入,立刻就清醒了,招呼道:“小周也来了啊。”

周泽楷走近,托着叶修站起来:“前辈,吃饭。”

“知道啦。”叶修说着缓缓往外走。

周泽楷也放慢了速度,不远不近地走在叶修身边。

他想起有本书上用捅入墙体的钢筋来比喻人,说有的一碰壁就退缩了,有的一直向前直到折断。

退缩和折断的,都不是前辈。

周泽楷靠近了些,挽住叶修的手臂,叶修笑笑,没有拒绝,把自己的体重分担出去一些。

感觉到来自叶修的重量,周泽楷心里满足又酸涩。

有这么一条钢筋,一边顶着磨损向前,一边优化自身承重结构,直到最后一刻,碎成粉末。

看到周泽楷和叶修两人出来,喻文州拉开一张椅子,说:“王杰希还在厨房里,前辈先坐会儿。”

“你的脸色不太好。”张新杰细细看着叶修的神态,皱眉道,“背上还疼吗?”

“多少有点儿。”叶修说,“不碍事。”

周泽楷倾身抓来一张软垫,垫在椅子上,扶着叶修坐下。

这时候王杰希端了菜出来,喻文州见状,进去端粥。

“前辈喝点热粥。”盛一碗放在叶修面前,再把勺子插进去,喻文州说,“喝完就上床休息会儿吧,睡个午觉。”

“好。”叶修说着舀起一勺洲,含在口中,觉得软糯温热,咽得很舒服。

哪知,这粥刚下肚,胃里就开始翻腾。

叶修猛地站起来,哗的带翻了椅子,向着厨房疾步而去,双手撑在水池边沿,弓着背一阵呕吐。

三人赶紧跟进厨房,却见到除了那一小口粥之外,他吐出来的都是血。

“急性胃出血。”接住脱力的叶修,张新杰说单手把钥匙抛给喻文州,“要马上送医,你去开车。”

喻文州接了钥匙,转身就跑。

周泽楷把叶修揽进自己怀里,说:“我来。”

张新杰点头,拿出手机联系医院。

“大眼儿……”叶修觉得恶心感稍缓,但身体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血沫子仍然不断涌进口腔中。

他又吐了一口血,才喘息着继续问:“这些血……是吐出来好……还是咽下去好?”

王杰希的眼泪喷涌而出,抿着唇不说话,只与周泽楷合力把叶修架上车。

到医院时,楚云秀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抢救小组组织推车把叶修送进往急救室,中途遇到刚解决了那对母子的入院问题的韩文清。

韩文清正憋着一团火,出来看到叶修躺在推车上半死不活的样子,这团火立刻就炸了。

三两步追上推车,韩文清一把扯下别在裤头的瑞士刀,把刀刃抵在自己脖子上,向着叶修的方向怒目圆瞪:“不准死!你敢死老子就敢一刀子划下去!”

听到声音,视野里已经一片模糊的叶修微微笑了。

抢救成功。

但叶修再也没有离开重症监护室。

急性胃出血只是一个前奏。

强烈的并发症,内脏器官接二连三的衰竭,持续不断的低烧。

叶修很快就被折腾得不成人形。

然而他还没有死。

尽管几乎天天都要接受抢救,但半个月之后他还没有死。

每当所有人都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死掉时,又总会被他挣扎出一线生机。

连领导过无数次抢救地吴雪峰,都不得不承认,叶修的求生意志,顽强到恐怖地程度。

抽痰机抽水机抽浓机的一条条管子,像巨大蚊虫的口器一样,插遍叶修的身体,心电仪和输氧管一刻不停地运行着,发出不规则的滴滴和嗡嗡声。

所有与他深交的人都放下杂事搬到医院住下了,屏息见证这场注定失败却无比壮丽的战斗。

终于有一天,当叶修再一次接受抢救的时候,苏沐橙突然跪了下来。

她对着叶修的方向哭喊:“求你了,叶修,别撑着了……求你了,我们都会好好的,你放心……离开吧。”

然后膝行着又转向身后的众人:“ 求你们了,让他走吧……他太难受了。 ”

韩文清瞪着叶修,眼眶发红:“走吧。”

张新杰颤抖着嘴唇:“我会想你。”

王杰希语带哽咽:“ 我们会连你的份一起活着。 ”

黄少天泣不成声:“下辈子记得一定一定一定一定要来找我!”

喻文州四指向天:“放心。”

周泽楷目光潋滟而温柔:“前辈。”

邱非纂紧了拳头:“再见。”

乔一帆哭喊:“永远不会忘记你!”

叶秋把苏沐橙拽起来,嘶声吼道:“混账哥哥,还有我。”

韩文清沉默良久,终于说:“也还有我。”

叶修苍白无力的嘴角轻轻扯出一个几不可察的弧度。

心电仪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显示屏上的线条归于平直。

……

时间不疾不徐地流逝,日子平淡如水。

众人像他们承诺过的那样,在没有叶修的世界里,好好地生活着。

张新杰当上副院长,喻文州又涨了工资,周泽楷升格为主任,韩文清还是老样子,黄少天则辞了工作到处旅游。

叶氏财伐依然强势,兴欣和嘉世走向联合,事业蒸蒸日上。

兴欣原址改建成训练营,年轻的预备艺人们聚在一起,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能笑上半天。

陈果坐在旁边,不理他们,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翻看手机上的日历。

一个小艺人向着他们豪爽又和气的老板娘凑过去,探头探脑地看她的表情。

“嗨,陈老板,你不觉得好笑吗?”

“陈老板?”

“陈老板……你怎么哭了?”

又是一个清明。

——End.——

自己给片尾曲填了词,放上来作为对文中叶神的道别吧。

《离别之前》

曲:《关于现在关于未来》

离别之前,点一根有风霜的烟
燃尽以后,片片雪花落在指尖
怕被看见,不忍再对上你的眼
错开视线,只沉默地看着天边

似乎意料之外,羽毛落在窗台
怎会意料之外,候鸟总得归来
我一直在等待,等必然的悲哀,等待回忆被覆盖
却不愿只等待,等注定的未来,等待你渐渐离开

你说我该明白,一万个曾经的精彩
抵不上一次命运 命运的安排
为何偏要明白,每一个宿命的安排
都源于我们最初 最初的对白

“早啊,一起走吧。”

最后欢迎到b站收看同名广播剧(⁄ ⁄•⁄ω⁄•⁄ ⁄)

评论 ( 24 )
热度 ( 166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