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13)

♥真心觉得挺甜的
————
虽然走廊有光,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病房里的光线也的确暗下来不少。

他跑到墙角把绒布袋里的光碟式投影仪拿出,放到床头柜上,摆弄几下,一束光从机器斜上方射出来,映在洁白的天花板上,彩色转动的开机画面顿时把苍白的病房弄出了影院的效果。

“有了它你就可以再天花板上看电影了。感动吧? ”

“特感动。”叶修说,“感动得都要哭了。”

“滚你妹的,我千辛万苦从器材室那个头上没毛的老古董那里把这宝贝借来了,你就不能真诚点儿吗? ”

“冤枉啊。”叶修说,“哪儿不真诚了?”

“靠,你……”

黄少天看过去,正想着接下来要说什么垃圾话,却正对上叶修的目光。

虽然不至于真的哭出来,但眼里的湿润劲儿,在投影仪彩色变幻的光线下也是水灵灵亮闪闪的。

黄少天立刻认栽了,迅速上床躺在叶修旁边,一边按着遥控一边快速说着:“ 算了算了,看电影。这张床我也要躺说好了的。我找了个轻松文艺的片子,试看过了,不会让你情绪波动太厉害的。”

结果看的过程中,黄少天憋不住一路剧透,把本来还有点儿意思的文艺片生生剧透成了白开水这种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人艰不拆,对吧?

“哈哈哈,就说这只猫会躲到垃圾桶里去吧,我告诉你这只狗待会儿绕着垃圾桶转了三圈都没找着特别逗!”黄少天挨着叶修,嘴皮子不停。

“嗯……”叶修说。

“诶叶修你困了吗困了就睡这电影什么时候看都成。”黄少天转头去看,却发现叶修正在伸手去按护士铃。

“叶修你怎么了,这瓶还没打完呀,哪儿不舒服了?”黄少天一骨碌爬起来,小心地观察叶修的表情。

护士铃接通了,叶修冲他安抚地一笑,对着话筒说:“换下留置针。”

“哦,好,2014房对吧,马上到!”护士铃里传出一阵呯呤哐啷的声音,想必是被之前的事儿吓到过,现在有些手忙脚乱。

“针出问题了?”

怕漏风让他着凉,黄少天不掀被子直接滚下床,鞋都没穿就冲去拍开日光灯,让后再冲回来蹲在叶修床边,掀开被子的一角,去看叶修打着吊针的手臂。

白得令人有种透明的错觉的手臂上,扎着粗大的针头,黄少天看着,就觉得自己的手臂也跟着疼,伸手想摸一下,却又怕触痛他,最后只在离针头足有十五厘米远的地方轻轻拢着。

这时候护士走进门,黄少天跳起来说:“快来看看他的手臂好像很疼的样子。”

“好好好。”护士说着一步上前伸手便在叶修臂上按下去。

“嘶……”叶修没想到护士动作这么迅速,忍不住抽了一口气。

“你轻点儿啊。”看着自己小心捧着的人在别人的动作下露出不舒服的表情,黄少天顿时急了。

“这里疼?”这个护士看起来有些经验,直接无视了黄少天,冲叶修问道。

“对。”叶修说。

护士看看滴壶,手拨着留置针动了一下,发现滴壶里的液体能够正常滴落,于是对叶修说:“你另一只手臂上昨天也打过针,如果现在换针就只能打手背了。”

叶修问:“你的意思是?”

“今天要打的就只剩瓶里这一点儿了,不如忍一忍,打完了直接拔针。”护士建议道,“我看滴壶还算正常,会疼估计只是刺激到了,还没有打破血管,坚持到打完这瓶应该没问题。”

“好。”叶修说。

护士又交待几句,就离开了。

黄少天心疼得不得了,双手揪着床单,恨不得跟他换:“要不要我给你吹吹?这还得忍多久呀。”

叶修说:“没多疼,真的。”

“没多疼也是疼啊再说还要这么长时间我怎么做你才能好受些吹吹不行吗?”黄少天就是看不下叶修有哪怕是一点儿难受。

“那你给我摸摸?”叶修笑,没告诉他其实刀口才是真疼。

“真的吗压着了你一定要说别忍着。”黄少天比划着试了试,觉得蹲姿容易手抖,索性噗咚跪地上了,温热的掌心在叶修手臂上稳稳地抚过。

“凳子就在你屁股后面。”叶修提醒道。

“哦哦哦。”黄少天这才想起来,坐到小凳子上去了。

等药液终于滴完,来的却不是护士,而是王杰希。

“嗨,大眼儿。”叶修招呼道。

王杰希点头,径直走去把留置针拔了,又取出棉签给他压着。

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黄少天看看时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一方面希望时间过得快些,想让叶修不要那么难受,一方面希望的时间过得慢些,想跟叶修多待会儿。

天知道他有多纠结。

“你们……”叶修看着两人自然地交接,说,“这是都商量好了?”

“谁叫你这么不让人省心。”王杰希坐下来,关了投影仪,右手继续按着棉签,左手伸去把被子拉拢了些。

“嘿……”叶修笑。

“早点睡,张新杰说明天过来再给你看看,如果恢复得好,就出去逛逛。”王杰希说。

“那感情好啊!”叶修顿时开心了,“你也上来睡吧,反正现在没什么事儿,定个打消炎针的闹钟就行了。”

“不用,我白天有空,可以补觉的。”王杰希说,“睡吧,我陪着你。”

晚上伤口最难受,他或许帮不上什么忙,但至少可以陪他一起。

“好吧……”下巴蹭两下缩进被子里,叶修听话地闭眼睡觉。

王杰希看着他嘴角也微微勾起来。

夜间向来是难熬的。

随着身体平静下来,伤口附近的炎性因子一点点聚集,肿胀和疼痛感便也愈演愈烈。

有失眠经验的王杰希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随手拿着一本伤寒杂病论,权当消遣,时不时从书中抬起头来,查看叶修的情况。

刚开始时,叶修睡得还算沉,但随着时间地推移,变得越来越不安稳。

王杰希发现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额头上也有汗水渗出,便再也翻不动手中的书。

他知道这样的情况是必然的,但依旧觉得心疼得都要碎了。

只是尽管不踏实,若能多睡一会儿,还是比醒着好些,所以他并没去打扰他。

直到十二点,叶修支离的梦境被灼热的胀痛撕碎得无法再拼凑,终于低吟一声醒过来。

抖一抖蝉翼般的眼皮,叶修朦朦胧胧看着天花板上白色的石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

头发被汗水浸得湿嗒嗒的,黏在脸颊上挺不舒服,他微微转动脖子,偏头便发现王杰希坐在身旁。

“大眼儿。”叶修轻声唤他,“几点了?”

评论 ( 17 )
热度 ( 65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