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医爱不休(14)

“十二点零五。”王杰希把保温壶中的热水往刚从床底抽出的脸盆里倾倒,“还是很难受吗?”

“还行。”叶修说,“疼一疼好的快,晚上正是长肉的时间。”

“嗯……”王杰希点头,用热毛巾给他擦身子。

“手艺不错。”叶修笑,“以后退休了可以去开个澡堂。”

“还能开玩笑。”王杰希头也不抬地继续给他擦身子,擦完一处就赶紧用被子拢上,以免他着凉,“看来比昨天好些了。”

“不看我是谁?”叶修说。

“你是叶修……”王杰希突然没了说笑的心思——今天已经好些,还是十二点就疼醒了,昨夜的叶修,是怎样挨过去的?

他不敢想深了,转而开口说道:“消炎针最早也要一点才能给你打,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吧。”

“好。如果明天能出去了,就上理发店洗个头
 太粘糊了。”身上汗黏黏的感觉缓和了些,叶修重新闭上眼,快睡着时模模糊糊地嘱咐道,“大眼儿……打完针就没事儿了……到时候你也上来吧……”

“好。”王杰希伸手把叶修的碎发拨到一边,浅浅地应了。

第二天,叶修醒来,迷迷瞪瞪地看着天花板,然后突然就笑了。

终于可以暂时离开这个病房,离开这栋楼,就像在暗室的屋顶上掀开一块砖,哪怕漏进来的那束光并不能真的带来温暖,他也真诚地觉得开心。

王杰希已经离开,今天是张新杰来给他换纱布。

拉开上衣的系带,依然有些暗红色染在白纱上。

张新杰剪断旧纱布,把背后那截抽出来,再小心地撕开胸前的部分,清洗消毒之后,刀口原本的面貌露出来。

他微微皱眉。

其实叶修的回复速度还算快的,但这种情况吓,如果要出门,还是太勉强。

他沉默着取来新纱布,又替他包扎好。

“新杰……”叶修见着张新杰的表情,便知道他在为难什么了,思绪转了几圈,开口问道,“明天可以么?”

“应该可以。”张新杰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嗯。”叶修说。

把病号服重新系好,拉严实软被,张新杰便又坐回凳子上去了。

两人心里都装着事,一时间谁也开不了口。

时光静静流淌,阳光像蚜虫一样爬过窗台,掉进室内。

突然,走廊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听起来好像是什么东西在滚动。

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安静得落针可闻的室内,却显得格外清晰。

韩文清推开门,然后用背抵着门面不让它关上,反身拽进来一架轮椅。

病房里的两人眼睛均是一亮。

“老韩!”叶修招呼道,“快进来,我要上个厕所。”

张新杰冲叶修挑眉。

韩文清的处理方式虽然囧了点儿,但也的确方便快捷又舒适,所以叶修没不好意思,咧嘴便向着张新杰还以一笑。

韩文清迈开长腿,大步走进来,左手搂着背把叶修一竖,又手插进他臀下使力一抬,便就这样直直地抱他去卫生间了。

稍微曲膝把叶修稳稳的放在地上,正要伸手去解裤带,就被他拦住了。

“这个我可以自己来。”叶修说完,想想又补充道,“真的。”

韩文清哼一声,没再继续,转而尽量调整姿势,直把自己当靠垫。

叶修没有矫情的心思,大大方方地靠着他解决了生理问题。

张新杰看他们们进去了,便把轮椅推到厕所门口等着,韩文清出来时就直接把叶修放上去了。

“老韩啊。”叶修突然想起什么,“现在电梯还没开吧。这轮椅,你直接扛上来的?”

韩文清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叶修刚愉快起来的表情又暗下去些,虽然韩文清向来“孔武有力”,但若要把自己直接扛下楼,依然不会轻松。

虽然对出门的期待值已经爆表,但是……。

“要不咱上天台吧。”他想了想,说,“只用爬两层楼。”

“不是所有的电梯都没开。”张新杰突然开口。

叶修瞬间就反应过来:“以公徇私不像你的风格呀。”

让叶修爬楼梯,他怎么舍得?

张新杰偏头没说话,耳根微微泛红,推着叶修往手术室走去。

手术专用电梯平时并不开放,只在接受手术预约后才运行,不过张新杰若有心想在闲时约到这部电梯,还真没人会去管他。

路过手术室时,两人突然想起叶修就穿着病号服出去,恐怕会觉得凉。

两人合计一下,张新杰让韩文清和叶修在原地等着从休息室里拿出一床张妈妈送来的大花毯子毯子,给他搭在腿上。

韩文清左右看看,说:“还是不够”

张新杰便又跑回休息室,翻找一阵儿,拿出去年圣诞节时用的红色披风,替他围起来。

各种颜色混搭之后,轮椅生生被整成了花轿子,倒是把叶修苍白的脸色衬得明媚了些儿。

三人就这样出去了。

两人怕颠着叶修,没上小路,推着轮椅专挑平坦的路走,虽然稍微远了些,但没多久也到了药剂楼下的小花园。

花园挨着中药区,连风里都梳着股棉恬的药香,景色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些常见的灌木团团围着一个小凉亭,在中药沉甸甸的气味中显得朴素而安宁。

看到通往凉亭的是条石子路,两人就没往那儿走,只在边上绕着。

“新杰。”被推着走了一段,叶修开口说。

“嗯?”张新杰问。

“手术,”叶修想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顺利吗?”

张新杰推着轮椅的脚步一顿:“KRAS突变型……我希望没有术前转移。 ”

但他不能保证。

这事儿,谁都不能保证。

或者应该说,真正治愈的几率,其实微乎其微。

“嗯。”叶修说,“也是。”

“如果转移了,他会怎么样?”韩文清突然问。

“如果……”张新杰不敢说出这个假设,转而直接回答道,“会进行放化疗,之后的事有概率,不好说。”

“概率?”韩文清追问,“多少。”

“按现有数据来看,五年生存率约百分之二十。”张新杰说,“……我……会尽力。”

并且有大半几率活不过两年。

这句话他没讲出来。

叶修却笑了笑,说:“我向来运气好。”

“嗯。”张新杰重新推着他往前走,“我带你去洗头。”

————

感觉张新杰快哭出来了2333

他是真的压力大,毕竟名义上来说他手里握着老叶的一条命呢。

评论(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