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18)

“叶修,我们到了。”到达目的地,张新杰转身想叫醒叶修,却发现他的面色只剩一片惨白。

“你怎么样!”

张新杰跳下车冲到另一边扯开车门,双眼紧盯着叶修。

“痛……”叶修全身绷着,微微打颤,齿间泄出一个破碎的音节。

“哪儿痛?”张新杰有心摸摸他,但又不敢下手。

“背……”冷汗从额头上滑落,叶修急促地喘息着。

张新杰知道这是骨癌发作了,但受叶修的身体状况所限,只能采取姑息性的应对方式。

他从车厢壁的暗格里取出一瓶止痛药,喂叶修吃下几片,然后松开安全带,把椅背放下来,让他就地躺平。

过了一刻钟,叶修觉得疼痛稍缓,松开刚才顺势捞进手里的安全带扣,按下座位旁边的按钮,让椅背升起来,然后扶着车门站直。

他闭了闭眼,以缓解突然升高带来的晕眩,然后对张新杰露出一个笑容:“咱进去吧。”

张新杰见他抬步要走,赶紧上前扶着。

两人走到门口,却发现门外堵着两个人。一个头发斑白瘦骨嶙峋的大婶,和一个男青年。

仔细看来,两人长得有几分相似,估计是亲戚关系。

“怎么回事?”张新杰问。

他认出这位大婶是自己曾经主治的一名乳腺癌病患,她这样的情况不算太糟糕,如果积极治疗,五年生存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张医生你帮我劝劝我妈吧!”青年的声音里透着些无奈,“她一直说想死。”

“什么医生!你这骗子!反正免不了一死的,我不要治了,让我去死吧!”大婶一手牢牢把主门边,驼着背喊得歇斯底里,布满细纹的脸上凸着很高的颧骨,“我不化疗!太痛了!死也不!”

“不满意治疗方案可以申请会诊。”张新杰说,“而且你现在的主治医生不是我。”

“我不治了!不切胸!更不要化疗!死也不!不!!!我痛啊!痛!让我死吧!我不想这样活着了!”

大婶的声音尖利,震得人很不舒服,张新杰下意识地把叶修拦在身后,心里莫名烦躁,冷然道:“不治就去办出院。”

“你是医生,怎么能这样说话?”那个青年见状也不开心了。

“你是儿子,怎么能这样说话?”叶修的声音淡淡地传出来。

听到叶修的声音,张新杰觉得心里因为烦躁而翘起来的毛刺一下子被抚平了。他一手揽着叶修,一手开门,不再理会两人,直接往屋里走。

“张医生。”张新杰正要关门,却见青年伸手插进门缝,阻止他关上,“你就帮我劝劝她吧,身为医生,把病患晾在门外,你也忍心?”

这句话问得夹枪带棒的,张新杰怒从心起,一把揪住那人的手往外推。

“嘿,你还动起手了!”青年的火气被彻底挑起,也使了狠劲往里推。

张新杰没料到他会用这么大的力,被推得往后退了一步,正好撞上叶修。

叶修此时站着都勉强,实在经不住这一撞,身子一歪,眼看就要倒下去。

张新杰惊得生气都忘记了,慌忙扶住叶修:“你没事吧?”

“没事。”叶修说。

“我们进去休息下。”张新杰说。

“你们……”青年还想再说什么,却突然觉得颈上一勒,竟是被揪着后领半拎起来了,挣扎着扭头一看,却被对上的那张脸吓破了胆。

韩文清招来身后的车子,把两人塞进后座,拍上门,然后自己坐进副驾,对驾驶座上的人说:“小秦,送他们回医院。”

黑色轿车绝尘而去,防晒性能良好的车窗镀膜阻止了车外探究的目光。

“要不要去床上躺会?”把叶修扶进客厅,张新杰轻声问。

“算了吧。”叶修说,“在床上……浪费时间。”

张新杰觉得那种焦躁的感觉又回来了,他觉得这感觉来得莫名,但现在把叶修安置好更加重要。

他小心地把叶修在沙发上安置好,表情严肃地开口道:“叶修。”

“嘿,这么郑重的,”叶修笑,“干啥?”

“……刚才,对不起。”张新杰说。

“多大点事儿啊。”叶修说,“况且,那个大婶……承认了,我也这样想过。”

“别胡思乱想。”张新杰的神色间多了一丝严厉。

“我只是……有时候,不想活得那么窝囊。”叶修说,“你明白的。”

“我不要明白!”张新杰的情绪终于失控,一把抱住叶修,像个耍赖的小孩子似的:“我不准你放弃听到没有?怎么活着都好,我要你活下去!”

“……”叶修伸手轻轻与他推开一段距离,无言地笑。

张新杰握住他推拒的手,却觉得触感有点湿湿的,低头看,又是一惊:“有血。你的手受伤了。”

“诶?”叶修却还在状况外,把自己的手抬起来翻翻看看,最后在无名指根部找到一道伤口,不甚在意的说,“小伤,估计刚才被安全带扣划到了。”

“等等,我去拿医药箱。”张新杰放下叶修的手,逃似的离开了。

安全带扣并不锋利,要使多大的劲才能把自己划伤,要有多疼才能让他无视手上的伤?

乱七八糟地打开医药箱,手上做着似乎是翻找的动作,脑中却一片空白,张新杰觉得无法克制自己的不安。

“怎么这么久。”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叶修缓缓走近,“ 来片创口贴就成了。 ”

“嗯。”张新杰垂着头嗯了一声,强自定下心神,捧着叶修的手仔细消毒,然后把其实放在很显眼的位置的创口贴捻出来,在他的无名指根部轻轻缠绕。

“新杰。”叶修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反手握住他有些茧子的修长有力的大手,“怎么了。”

张新杰再也忍不住,又一次把叶修拉入怀中。

埋头,一个个虽然带着仿若极欲确认什么的慌乱,但仍然轻柔克制的吻,碎碎地落在他的颈项。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他沙哑地一声声唤他的名字。

叶修头一回知道,自己这简单的二字名,竟然能被赋予这样复杂的情感。

他沉默着回抱住张新杰,眼里星光更甚,表情中闪现一丝转瞬即逝的决然。

我会竭尽全力地留下来,直到不能再留的那一刻。

“新杰。”叶修退后一点儿,把受伤的那只手放在张新杰面前挥了挥,“你说这个,像不像戒指?”

张新杰捉住那只手,把它贴在自己脸上,轻蹭,表面粗糙的创口贴磨得他的脸颊有些疼,但掌心柔软的皮肤又紧接着把这些疼安抚了。

“不像。”他说。

“哪儿不像了?”叶修笑,“戒指嘛,有金的有银的有玉石做的,为啥就不能有创口贴材质的?”

张新杰默。

“谢你送的戒指了。”叶修笑得真诚。

“你值得更好的。”张新杰说,“我会送你一个更好的。”

“哥什么人啊,再好的戒指都没我值钱。”叶修的神情里带上了久违的张扬,“既然如此,材质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评论 ( 6 )
热度 ( 64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