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医爱不休(11)

重发,人家好纯洁好正直的求不被和谐
————
其他人离开之后,周泽楷留在病房里。

说好的照顾,其实也只是陪着而已,现在叶修也不需要他帮忙。

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把凳子搬到另一边边,从手提袋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在另一张床上,坐下来,开机,点开病历系统,默默翻看。

看了一会儿,他觉察到室内的呼吸声变得轻浅平和起来,便起身,走到床边,一节一节地把窗帘拉起来,然后回到小凳子上,继续工作。

有些刺眼的午间阳光,被窗帘一挡,就软和下来,隐隐地照在肿瘤科病房有心设计的圆角软包摆设上,衬出一室静谧。

周泽楷看完一份病历分析,点击桌面上的快捷方式,打开E盘里的心得文件夹,在里头新建一个word文档,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蜻蜓点水一样掠过。

“小周?”

打了一篇病历总结,周泽楷听到叶修唤他。

“嗯?”周泽楷看过去。

“没啥。”叶修笑,“就是叫一声。”

周泽楷把视线放回电脑上,又新建了一个word文档。

等他把这份文档也编辑完,又听到叶修叫他:“小周?”

“嗯?”他再次转头去看。

“没啥。”叶修说,“叫着玩儿。”

周泽楷偏头想想,把刚才写完的两个文档塞进分类文件夹里,合上电脑。

“无聊了?”他问。

“对啊。”叶修说,“躺了两天,我觉得身上都快长蘑菇了。”

“一天半。”周泽楷认真的纠正,“长不出蘑菇。”

叶修被他认真的样子逗乐了,回问:“万一真长出来了呢?”

周泽楷问:“帮你擦身?”

“不用。”叶修赶紧摇头,“昨晚擦过了。”

“嗯。”周泽楷点头。

……

“小周啊。”过了一会儿,叶修又说,“把电脑借我玩玩呗。”

“不行。”周泽楷摇头。

“我现在感觉挺好的。就是太无聊了。”叶修特别真诚地说,“如果能玩玩电脑,就更好了。”

“不行。”周泽楷依然认真地摇头。

叶修不说话了。

“电视?”周泽楷问。

“算了吧,不想看喜羊羊。”叶修直勾勾看着天花板,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周泽楷不管电脑了,搬起小凳子坐在叶修旁边,陪他一起无聊。

下午两点半,病房门被哐的一下撞开,一张虽然眼熟但是分外扭曲的脸闯了进来。

“我说叶秋啊。”叶修嫌弃地暼他一眼,“不要顶着张跟哥一样的脸摆这么奇葩的表情好么。慎得慌。”

周泽楷文言默默移动了一下,挡在叶修前面。

“靠!”叶秋的表情更加扭曲了,“一天一张病危通知书,你当这是遛狗呢!”

说着,又小心地把眼神移过去:“现在没事了吧。”

“好得很。”叶修说。

“我,我不管你了!”叶秋的一直从脖子红到头顶,转身跑出去了。

“这……”叶修一脸弟大十八变的哀痛,“他是在干嘛呢。”

“不知道。”周泽楷摇摇头,去把门重新关上了。

“叶秋这孩子啊……诶?”叶修正在感慨着,却见周泽楷把体温计拿出来了。

“量体温。”周泽楷一边解释一边把体温计塞进叶修嘴里。

“郝啾(小周)”叶修含着体温计口齿不清地叫。

“不讲话。”周泽楷说。

于是叶修也就真不讲话了,只拿眼睛瞅他。

“输液。”周泽楷说。

体温不太低的话就可以输液了。

这时候门又开了。

“叶扰……唔……”正想叫叶秋结果发现进来的是韩文清的叶修成功的咬中自己的舌头,顿时泪眼汪汪。

周泽楷连忙紧张地看向他。

韩文清见状带着能吓哭小朋友的煞气走进来了。

叶修挥挥手表示无碍。

于是一个向来无语的周泽楷,一个选择无语的韩文清,一起盯着被迫无语的叶修。

构成了一副特别美好的画面(×)

被两人盯视的叶修鸭梨山大,但所幸只有五分钟,还是给他硬着头皮挨过去了。

五分钟后,周泽楷把体温计拿出来看看,36度1,体温正常,可以继续例行的输液了。

趁着周泽楷出去拿吊瓶的当口,叶修终于逮着机会冲韩文清打个招呼:“老韩你来啦~”

韩文清在脑海中强制性地把叶修语调末尾荡漾的小波浪一把揪掉,扭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周泽楷端着吊瓶进来。

叶修一看就苦了脸:“这么多瓶,得有两三斤了吧。”

周泽楷心算了下,说:“两斤半。”

“可以直接喝掉么……”叶修小声念叨。

韩文清拿眼睛瞪他。

“嘿嘿,玩笑,玩笑。”叶修连忙收回前言。

周泽楷替叶修把吊管和留置针头接上,然后转身对韩文清说:“走的时候,告诉我。”

韩文清说:“好。”

周泽楷离开了,于是剩下的两人继续对视。

“老韩啊。”对视了一分钟,叶修缴械投降,“一直看着我干啥呢?”

“哼。”韩文清转头去看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袋子。

“算了你还是看我吧。”叶修说,“总觉得这袋子会被你给瞪穿了。”

“老韩。”叶修用鼻尖蹭蹭被子,“你觉得无聊么?”

“没有。”韩文清说。

“来聊天吧。”叶修提议。

“……”

“没什么好聊的。”韩文清说。

“谈人生吧!”叶修摆出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

“幼稚。”

“哪儿幼稚了,这人生苦d……”叶修在韩文清越来越凶残的视线下把原本要说的话吞回去,改成,“这人生嘛,还是在得找个好地方谈才有感觉不是?咱上楼顶天台去吧。”

“楼顶风大,冷。”韩文清的眼神稍稍柔和了些,“我上次见着药剂楼后边有个花园,改天带你去看看。”

“明天成么?”

“得问你的主治医生。”韩文清说。

“好吧。”叶修说。

韩文清没再挑起话头,虽然叶修还是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但他就是能感觉到他已经累了。

然后两人又沉默下来。

叶修直直地看着天花板,韩文清直直地看着叶修,也不只知道他们是在想事情或者单纯的在发呆。

————

想象下切掉一叶肺是怎样的体验。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