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all叶】叶神家的床单君(11)

(●—●)张叶副本
————
“好香!”等张新杰把面条盛进锅里端出来,叶修便嗅到了那股子方便面怎么也调和不出来的味道,不由称赞,“小家伙手艺不错。”

“嗯。”张新杰看到叶修食指大动,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脸上柔和几分,露出一点不太容易察觉的笑意,只说,“那就快吃。”

两人吃完饭,张新杰本来打算跟叶修讨论谁来洗碗的,结果发现厨房里竟然有去污消毒储存一体洗碗机。

叶修把碗放进去,简单收拾一下东西,拎着个小包就准备出门了。

结果刚一迈出门,张新杰的钥匙扣就开始响起来,拖长了声音,滴——滴——滴——滴——的,他翻出来鼓捣了好久都没能让它停下。

“你是不是忘带什么东西了?”到底叶修见多识广,提醒到,“这声音,我听着像防丢报警器。”

“忘带……”张新杰略一回忆,面色黑了几分,说,“床单。”

叶修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的床单,挺有个性。”

这语气,是嘲讽吧,嘲讽吧?竟然刚到这个世界就获得了叶修的嘲讽杀,他是不是应该烧根香替自己庆祝一下?

无论如何,既然床单表现出了强烈的跟随欲望,张新杰总得把它带上的,否则依着它这坑爹的属性,万一留在叶修的房子里搞出什么事端来就不妙了。

于是张新杰又返回刚才醒来的那个房间,把被子拉开,然后愣在原地。

“拿好了没,”门外传来叶修的声音,跟着的是渐渐走近的脚步声,“你有袋子装它么,要不我给你找一个。”

“没有,你帮我找个袋子吧,麻烦了。”张新杰语气淡定,手上却飞快地把被子拉回去盖好,生怕慢一分被叶修看到了。

“哦,那你等一下。”叶修顺着又转身出去了。

张新杰长舒一口气,迅速把床单整张拽出来,闭着眼睛对折合上,然后麻利地把它卷起来,还不忘记拉几下边角粉饰太平。

“诶?就卷好了,动作挺快。”叶修那些一个无纺布手提袋进来,就看见那张床单已经被张新杰整齐的摆在一边,而他正在贤惠地叠被子,窗外斜斜打进来的晨光仿佛给他加上了五毛特效,让叶修顿时产生了一种自己该不会是捡到了田螺小伙子吧的错觉。

“嗯。”张新杰闷声应下,接过布袋把床单塞进去,动作间颇有些想把它直接掐死的味道。

开玩笑,要是动作慢了被看到床单上印着叶修的高清果体照那还得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平常了,尽管揣着那个装了叶修果照床单的布袋的张新杰觉得自己宛若揣着一个炸弹,但他们还是非常和平的到了S大。

“那我先进去了,再见啊。”S大校门前,叶修转身朝他挥手道别。

“再见。”张新杰也说。

很快就会再见的,他到学校里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之后,马上就回去找他。

这样想着,他迈开脚步朝旁边的S大附中有去。

他一醒来就穿着S大附中的校服,这倒是替他省了不少事,相信接下来的一切都会顺利的。

张新杰进入校门,顺着记忆中的路线找到自己曾经的教室,走进去,却发现一个同学都不认得。

  退出来看看门牌,确定没来错地方,他再次进入,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坐下之后他一个个仔细观察周围的同学,发现这些同学虽然叫不出名字却还都有些眼熟。果然是时间相隔太久,以至于自己把这些高中同学都忘了么。于是他便忽略掉由于陌生而带来的诡异感,只安稳端正地坐着。

  过了一会儿,一位老师走进来,拿起花名册开始一个个点学生的名字,让他们依次上台报道。

  这老师他倒是有印象,只不过……张新杰看着老师,觉得有些奇怪。

  一般刚开学的时候都是班主任组织签到,他们班主任是生物老师,可现在站在讲台上的那位却是数学老师。

  难道当时班主任没来?

  张新杰回忆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对那段时间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便没再继续纠结下去。反正哪个老师组织学生报到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分别。

  被点到的学生们一个个走上讲台,张新杰则老神在在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点都不着急。他的名字是字母“z”开头的,要最后才会被点到。

  然而直到哪个身材圆润的数学老师带着满意的微笑收起花名册,张同学也没听到自己的大名。

  礼貌的张同学决定举手示意。

  “这位同学有什么事吗?”数学老师推了推眼镜,问。

  “老师,您没点我的名字。”张新杰站起来,也推了推眼镜,八目相对。

  “我看看……你叫什么名字?”数学老师对张新杰的感觉就像张新杰对其它同学的感觉一样,虽然眼熟,但不知道姓名。

  “张新杰。”张新杰说。

  “哦。”数学老师点头,重新拿出花名册,开始仔细查找。

  这时,坐在他前面一直奋笔疾书的同学忽然转过头,黑框圆眼镜后的绿豆眼里写满了崇敬之情,他激动又惊喜地喊道:“张学长!”

  再次八目相对。

  这一刻,整个世界都沉默了。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张新杰希望自己能在沉默中灭亡。

评论
热度 ( 40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