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雨水落下的地方,一定有生命在等待

填词作品汇总

2013年

《落英缤纷》(《殇夏之祭》同人曲 cp冢不二)
曲:《风情万种》
飞雪散,北风乱,自飘零,无人管
梅花慢,谁道尚有暗香依然
伊江畔,落日晚,千般红,尽了断
寒冰赋,也曾缤纷花开一度

长歌当哭,彼岸远,无船渡
朝丝暮雪,年少轻狂,光阴虚度
蓦然回首,天崖彼苍,勒马停,前无路
挑灯看剑,落日楼头,山河成雾

桂花落,夏祭休,沁香满,回梦楼
燕归断,它生为卜此生以休
锄香丘,葬花骨,凭尔归,忍焉留
江水流,一帘幽梦,情满西楼

举杯对月,相知不教相守
争如不见,一场相逢一场别离
手折残枝,此生若尔 真心堪负多少
冢香亭旧,如画江山风雨潇潇
不知萧传何处,乱世歌吹,燕辞客未归
二杯浊酒将尽,醉卧寄风流
孰言夏殇者幸,繁华重现,环顾君不见
推窗欲观夏景,却见霜雪飘
九月飞花已降,万里苍白,山川尽琼瑶
纵然凌霄谪仙,刹那年华暮
心愿江水停驻,西风依旧,波涛径自流
昔人逝,去悠悠,故地今人游

《火舞流炎》
(《全职高手》同人曲 唐柔角色歌)

曲:《折子戏》

火 燃烧这个冬季
舞 是谁的旋律
流炎的光影渲染出 鲜明的奇迹
战 沙场尽收眼底
斗 超越的勇气
伏龙翔天错开半步 不能算距离

再一次只为了缩短与你的差距
如果想赢就先学会输得起
指尖跳跃在键盘摩擦出的热气
变成洋洋洒洒乐章凝聚

去年今夜颠沛流离的冬季
把这份笃定执着信仰渗透生命里
如果没有阴错阳差的相遇
是否有从头来过的奇迹

张扬这场永不停歇的战役
把所有认真心情托付下一次天机
就算仍是没有可能的胜利
也不会有一个人去畏惧去逃避

不在意 谁想说什么都可以随意
耳边只有兵刃相接的声音
不问奈何不管如何都倾尽全力
不留分毫用来后悔的力气

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游戏
所谓困境不过是达成完美的前提
纷纷扬扬流星闪影一场雨
怎样挥别都是纪念而已

来战莫问孰失孰得走下去
有谁能心甘情愿接受残缺的结局
荣耀从来不是一人的战役
悄然形成的默契在延续在累积

比赛不是按部就班的演习
攻守变换不过是那一瞬间的承替
胜负之间往往只相距毫厘
这样结局才值得去珍惜
请求一次全力以赴的战役
把所有认真心情托付下一个天机
就算仍是没有可能的胜利
也不愿闭上眼睛去放弃去逃避
火 燃尽所有污迹
舞 盛开的旋律
流炎 的锋芒点燃了我们的胜利

2014年

《假面舞》

曲:《梦与叶樱》
词:礼愿

是和歌浅唱 亦或雪刃点寒梅
指尖弹落了 层层梦魇燃成灰
一梦旧堂前 素手拂尘带露归
二梦新雨后 薄暮船江载不回

裙裾转 细碎绫罗小步追
三弦响 琴音如梦雨霏霏
菱唇开 唱进流水徒伤悲
声如叶展 色若樱垂

假面假 千言万语皆可成纸上白描
真面真 千思万绪藏一笑
虚实间 灯火斑斓迷乱红尘老
长叹挽 孰教隔面心自遥

有乌发飞扬 金丝流玉颗颗缀
挑眸看尽的 花不迷人人已睡
三梦晨露里 古笛悠悠清酒味
四梦晚巷中 屐齿轻扣石板脆

年少时 粉樱笑上良宵贵
光阴走 驷马扬鞭追不回
终只剩 喧嚣作土朽棺枯木猿啼鬼
曲止焚琴 语静浮音

假面假 千言万语皆可成纸上白描
真面真 千思万绪藏一笑
虚实间 灯火斑斓迷乱红尘老
长叹挽 孰教隔面心自遥

浪形骸 人世长短今生终归走一遭
便无妨 逍遥不顾别离早
君已知 蝶入沼泽也可称泥中色调
更何况 人睡荆棘可作床

长弦断 泪滴琴鼓只为了梦回三道
此梦启 便得韶光万日娇
歌声哑 踏碎舞裙尘世扰
此梦落 携君再度奈何桥

2015年

《雪地黎明》
(火柴人漫画雪地组主题曲)

曲: ふたつの唇

一颗天狼星点缀在黑夜
白雪寂静无言
火舌开始在土地上蔓延一瞬间
硝烟浑浊了天地的交接
时间都被压扁
现实撞破苍穹的底面往下跌

别用天性冷漠替无能遮掩
别让虚伪污染了这张脸
把风雪抓进双拳
拿起枪击碎考验
感受气流暗藏的危险
紧握住荆棘劈开梦魇
守护骨浆里的信念 不留恋从前

饥渴的寒风刺痛双眼
鲜血生锈在年轻的脸
再熟悉也不过 没谁该被割舍 
无论你我
龙卷风夹带冰霜苦涩
温热的心却泛着光泽
还做什么抉择
干掉上帝 就是规则

泥泞的角落里睁开双眼
对上眸色内敛
在能看清的那一瞬间 这世界

不用天性冷漠替无能遮掩
不让虚伪污染了这张脸
把风雪握进双拳
拿起枪蔑视考验
感受气流暗藏的危险
紧握住荆棘劈开梦魇
守护骨浆里的信念 都勇往直前

饥渴的寒风刺痛双眼
鲜血生锈在年轻的脸
再熟悉也不过 没谁该被割舍 
无论你我
龙卷风带着冰霜苦涩
温热的心却泛着光泽
还做什么抉择
干掉上帝 就是规则

 (RAP)
向前走黑围巾飘飞在银色旷野
脚步一路蔓延直到消失在地平线
褐皮树枝堆积着雪围成一张照片
背着夙愿行走一步一步生命终点
行者并非英雄也不是草芥
迎着寒风淡看一天一夜雪不停歇
所谓艰难都只成全他们最深牵连
不管爱恨我们一生一世不说抱歉

发热的咽喉里 压着执拗
用双手创造的 也用双手守候
未来正闪耀着 宛若烈火
无需再问 为什么

饥渴的寒风刺痛双眼
鲜血生锈在年轻的脸
再熟悉也不过 没谁该被割舍 
无论你我
龙卷风夹带冰霜苦涩
温热的心却泛着光泽
还做什么抉择
干掉上帝 就是规则

星光躲进云侧
雪地苏醒 我们来了

2016年

《离别之前》
(全职all叶修广播剧《医爱不休》ED)

曲:《关于现在关于未来》
词:礼愿

离别之前,点一根有风霜的烟
燃尽以后,片片雪花落在指尖
怕被看见,不忍再对上你的眼
错开视线,只沉默地看着天边

似乎意料之外,羽毛落在窗台
怎会意料之外,候鸟总得归来

我一直在等待,等必然的悲哀,等待回忆被覆盖
却不愿只等待,等注定的未来,等待你渐渐离开

你说我该明白,一万个曾经的精彩
抵不上一次命运 命运的安排
为何偏要明白,每一个宿命的安排
都源于我们最初 最初的对白

《众星之子》
(LOL角色歌)

曲:《白鸟》
词:愿宝宝

[男声念白]
The history of valoran civilization is entwined with the history of the ways we have learned to manipulate magic.
(瓦洛兰的历史交织着我们学习操控魔法的历史。)
People enjoy the power of the landmass without any doubt, but she still wants to acquiring wisdom from stars.
(人们毫不犹豫地享受来自大陆的能量,但她依然想获得众星的智慧。)

黄昏钟声落进城堡,
一圈圈环绕,
她穿过来往人流却躲在墙角。
他们向符文祷告,
赞美魔法富饶,
没有真相的喧嚣,
静得受不了。

祭司圣洁的诅咒已经睡着了,
月和星辰的光芒却沉默着知道。
所谓虔诚的人们在向谁祈祷,
虚幻的神明藏起衣角。

悲欢离合属于她,
而她属于这个宇宙。
当符文不再开口,
还有天空来承受。
人类以为的永久,
不过是瞬间的停留。
一切未开始的时候,
星光已生锈。
很多年以后……

众星交付的力量像一个神话,
对于人性的左右却不能回答。
坠落天梯的进化来自内心的惩罚,
只有故乡还笑着说:快回来吧!

她属于这个宇宙,
却不为了整个宇宙,
脚下蔚蓝色的星球,
需要人守候。
魔法存在的理由,
她依然决定一生探究,
只是漂泊不定的借口,
败给灵魂的挽留,
在心中酿成酒……

(女声念白 美服台词)
Let me guide you

To heal and to protect

The whole world is in balance

For peace of mind

This is my path

结尾
By the power of

《曙光礼赞》
(LOL角色歌)

曲:《着魔》
词:愿宝宝

抬头看,烈日耀眼,
点亮瞳孔的光辉不变。
风吹动,心火摇曳,
甩掉被人强加的冠冕。

硝烟皱,时机成熟,
一支箭射穿谁的咽喉。
用烈焰,去守候,
逃离的折磨已经足够。
乌托邦、自由处,所谓历史总是落在赢家之手,
战争不会放过你我,只好用信仰开路。
巨神峰,看符文降临,抬眼间世界苏醒;
是曙光,让黄昏凋零,普照了众生神灵;
剑和盾,已传承至今,在此刻终于相信;
这颗心,却无法听命,只想去追寻光明。

硝烟皱,时机成熟,
一支箭射穿谁的咽喉。
用烈焰,去守候,
逃离的折磨已经足够。
乌托邦、自由处,所谓历史总是落在赢家之手,
战争不会放过你我 只好用信仰开路。
巨神峰,看符文降临,抬眼间世界苏醒;
是曙光,让黄昏凋零,普照了众生神灵;
剑和盾,已传承至今,在此刻终于相信;
这颗心,却无法听命,只想去追寻光明。

《银河之外》
(广播剧《当技术宅遇上外星搬砖工》ED)
曲:《承诺》
原唱:孙楠

飞机划过晴朗云彩 阳光静静洒满窗台 这个世界因为有你 变得不可思议
相遇或许是个意外 羁绊却早已经深埋 再没法放开
多欣喜的无奈

这份爱来自银河之外 还不曾言说的期待 (无论有多少距离 多少时空的阻碍 心早已安排
我愿意静静为你等待 直到能陪你去未来 这一路梦的翅膀会 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我的承诺 不会更改)
(括号内为原词)

你的笨拙那么直白 却又倔强得好可爱 有时坦率有时卖乖 总让我笑出来 多想成为你的依赖 陪你看遍星辰大海  放心的开怀 任性也应该

只要你愿意继续等待 那我就一定会到来 就算在银河之外 千万光年的澎湃 也无法阻碍不管一路上多少挫败 有你我就不怕重来 心中最柔软一块已 不知不觉向你敞开愿我也被 如此信赖

这一刻不用继续徘徊 去迎接更好的未来 穿越了多少距离 多少时空阻碍 我终于到来 感谢你愿意为我等待 经历这漫长的无奈 终于能站在你身旁 透过满天月光星海抬头去看 银河之外

2017年
《荒原》
(《全职高手》韩文清角色歌)
曲:《燃点》
原唱:胡夏

数载沉浮光阴的涂抹,抹在奖杯上变成了锈,除此之外还能留住什么。
习惯生活在烽烟之中,怎能忍到头无功无过,收紧指节就当胜券在握。

十年荣光转眼,繁华已经变迁,仿佛火烧过的冷漠的荒原。梦与时间,渐渐被剥离了牵连。
但还不愿道别,即便故人走远,这份执念总要有人来收尾。那就上吧,得用完所有的再见,才不后悔。

怎可能永远岿然巅峰,也听说最好从容接受,可这颗心还想放手一搏。
贪热血未凉的每秒钟,对决已开始就别放过,让历史变成此刻的拥有。

十年荣光转眼,繁华已经变迁,仿佛火烧过的冷漠的荒原。梦与时间,渐渐被剥离了牵连。
但还不愿道别,即便故人走远,这份执念总要有人来收尾。那就上吧,得用完所有的再见,才不后悔。

评论
热度 ( 6 )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