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宁蔚

© 晏宁蔚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广播剧 医爱不休2


突然发现海报被和谐了,重发。

这次不带二维码玩,观看走这里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539160/

仅用全力以赴,换取问心无愧,在下晏宁蔚,期待更好的作品。

【all叶广播剧】医爱不休第二季发布

Staff
策导编美后填pv:晏宁蔚

Cast
叶修:秋鱼
张新杰: 煦殁
黄少天:苏莫离【十四桥】
苏沐澄:夏木樱【荣耀剧组】
王杰希:疯不觉【鹿鸣声社】
周泽楷:温润如雨【自由之翼】
青年、旁白:好小爱新【天使屋】
大婶: 晓烟轻寒【肥皂泡工作室】
韩文清:影碟
陈果:涟然
护士、楚云秀:叫赵二狗吧【扶音剧社】
喻文州:亦然【荣耀剧组】
邱非、乔一帆:小午【莫逸工作室】
叶秋:希古【阁色惟一】
少年:瑾夜【荣耀剧组】

ED
翻唱:柠檬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539160

支持请发评论、弹幕、投币,不知道发什么可以刷“4月3日,遇见最好的你”。

您的支...

于是我就这样笑了出来。

脑洞开启(●—●)

#如果全职众看到了叶神肺癌梗同人#

感觉会很好玩|ω・)

记梗,欢迎写这个梗

【all叶】医爱不休(后记)

(⁄ ⁄•⁄ω⁄•⁄ ⁄)后记都能被和谐我真是和谐到骨子里去了

——15年的后记——
承上启下的短小后记。

其实这文儿只是为了满足我的私心,没有什么“文学”的价值。

就是因为看文总是吃不饱,所以把想吃情节的自己写出来了。所谓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嗯。

因为本意是做给自己解一时之馋,所以没讲究美食艺术膳食平衡之类,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喜欢吃的情节就使劲儿抓住,详写详写再详写,不喜欢吃的就干脆丢掉,渣渣都不留,哪怕造成文章前后矛盾鼠头蛇尾不合逻辑都不在乎,只要最后吃得心满意足小腹鼓胀就OK。

所以《烟尘沉陈》,包括接下来的新文,写的都会是我喜欢看的东西。

这么多章下来,我的口味应...

【all叶】医爱不休(11)

重发,人家好纯洁好正直的求不被和谐
 ————
 其他人离开之后,周泽楷留在病房里。

说好的照顾,其实也只是陪着而已,现在叶修也不需要他帮忙。

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把凳子搬到另一边边,从手提袋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在另一张床上,坐下来,开机,点开病历系统,默默翻看。

看了一会儿,他觉察到室内的呼吸声变得轻浅平和起来,便起身,走到床边,一节一节地把窗帘拉起来,然后回到小凳子上,继续工作。

有些刺眼的午间阳光,被窗帘一挡,就软和下来,隐隐地照在肿瘤科病房有心设计的圆角软包摆设上,衬出一室静谧。

周泽楷看完一份病历分析,点击桌面上的快捷方式,打开E盘里的心得文件夹,在里头新建一个...

【all叶】医爱不休(12)

求不和谐,这文真的很纯洁的(⁄ ⁄•⁄ω⁄•⁄ ⁄)
 ——
 滴壶里液体一颗颗落下,时间也不疾不徐地流淌。

等到太阳西斜的程度能够直射到床头,叶修突然笑了一下,把视线转向韩文清,好像想说什么,然后就发现对方正看着自己。

“老韩你咋又看着我了?”

韩文清不说话,下午越来越斜的阳光透过米色的窗帘在他狭长的眼睛里投下一些潋滟,竟显出几分温柔的感觉。

“哥到底有多帅,你这看了十年了还不腻。”

“帅?”韩文清细细打量一番,毫不客气地评价,“难看。”

“喂喂。”叶修说,“哪难看了?”

韩文清审视的目光扫过去,那模样像是拿着搜查证扫荡嫌犯的据点。

“头发...

【all叶】医爱不休(19—完结)

慎入慎入慎入
 ————
 张新杰还想说什么,却听到门铃响了:“快到午餐时间,估计是王杰希他们带饭过来了。我去开门,你坐这儿稍等一会儿。”

说着把书桌旁的椅子拖出来,看着叶修坐下,才向门口走去。

门打开,张新杰看到三张熟悉的脸。

“我来了。”王杰希说着,以眼神示意双手中两个大号包裹,“这是午餐。”

“我跟来了。”喻文州说,“不介意蹭饭吧。”

“前辈呢?”周泽楷问。

“叶修在书房。”张新杰说。

王杰希说:“午餐还要热一热才能吃,我先去厨房了。”

喻文州说:“我帮你打下手吧。”

周泽楷说:“我去书房。”

张新杰说:“让叶修出来吃饭吧,我去收拾餐桌。”

众人各司...

【all叶】医爱不休(18)

“叶修,我们到了。”到达目的地,张新杰转身想叫醒叶修,却发现他的面色只剩一片惨白。

“你怎么样!”

张新杰跳下车冲到另一边扯开车门,双眼紧盯着叶修。

“痛……”叶修全身绷着,微微打颤,齿间泄出一个破碎的音节。

“哪儿痛?”张新杰有心摸摸他,但又不敢下手。

“背……”冷汗从额头上滑落,叶修急促地喘息着。

张新杰知道这是骨癌发作了,但受叶修的身体状况所限,只能采取姑息性的应对方式。

他从车厢壁的暗格里取出一瓶止痛药,喂叶修吃下几片,然后松开安全带,把椅背放下来,让他就地躺平。

过了一刻钟,叶修觉得疼痛稍缓,松开刚才顺势捞进手里的安全带扣,按下座位旁边的按钮,让椅背升起来,然后扶着车...

【all叶】医爱不休(17)

这时候,苏沐橙的手机响了。

她把扫帚和簸箕放下,随意蹭掉手上的灰,从挎包里翻出手机。

“喂你好。……对对,我们在。……你怎么来了?……喂?”

苏沐橙摇摇头:“他挂电话了。”

“谁啊?”黄少天问,“神神叨叨的。”

“张新杰呗。”苏沐橙说。

“新杰?”叶修也有些疑惑,“他来干啥……”

话音未落,叶修就发觉自己被圈进一个温热的怀抱,熟悉的气息从身后传来:“不干啥,就看看你。”

叶修转了几下想钻出来,“看我上兴欣去就好,跑这来干嘛,大老远的。”

“别动。”张新杰揽稳他,下手轻轻,生怕压坏了,“我等不及。”

叶修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觉得颈后的皮肤被滴上了湿凉的液体。

新杰他……不会...

【all叶】医爱不休(16)

3年后……

拂晓,天空还是浅灰色的,西北角上浮着几颗发光的星,隔墙的柳条儿静静的飘荡。

楼下,凉亭舒展的红琉璃檐角还甜睡在薄薄的晨雾之中。

叶修坐在窗边,看着这一切景象,目光淡淡。

他没有像惯常那样翘起二郎腿或者软烂如泥地窝成一坨,而只是平平稳稳的坐着,没有哪条肌肉绷紧了施力,却又坐得丝毫不歪斜,四肢和躯干都端端正正地放着。

此时的他就像被搁在道具上细心摆弄好的球形关节人偶,维持着没有生命力的微妙的平衡。

身后传来清脆地“格拉”声,一线光从门缝滑进室内。

像被按下开关一样,叶修因为面无表情而显得有些呆滞的脸忽然微笑起来,那双弧度优雅的眉在微笑中微微抖着,显得那样温和、自信。

陈...

【all叶】医爱不休(15)

韩文清看着他们,没说话。

他跟叶修已经认识十年了。

十年那么长,一晃就不见了。

如果只剩下五年……

他不愿意想下去。

三个人向着理发店的方向行去,却看到北门附近正在扩建。

湛蓝的天空被安全网分割成一块一块的方形,被远远围着的拆迁区里,一辆起重机正在把巨大的水泥块吊起来转移。

水泥块落在工地上的时候,一阵灰尘被震得扬了起来。

虽然隔了挺远,但是叶修正敏感着的肺还是被刺激到了,又不敢大动作扯到伤口,别扭着咳得有些喘不上气。

另两人赶紧把他往反方向拉,回到去住院部的那条路上。

“前辈怎么了?”

“咳咳……邱非。”叶修循声看过去,“咳……没事。你怎么来了?”

到了空气清洁的地方...

【all叶】医爱不休(14)

“十二点零五。”王杰希把保温壶中的热水往刚从床底抽出的脸盆里倾倒,“还是很难受吗?”

“还行。”叶修说,“疼一疼好的快,晚上正是长肉的时间。”

“嗯……”王杰希点头,用热毛巾给他擦身子。

“手艺不错。”叶修笑,“以后退休了可以去开个澡堂。”

“还能开玩笑。”王杰希头也不抬地继续给他擦身子,擦完一处就赶紧用被子拢上,以免他着凉,“看来比昨天好些了。”

“不看我是谁?”叶修说。

“你是叶修……”王杰希突然没了说笑的心思——今天已经好些,还是十二点就疼醒了,昨夜的叶修,是怎样挨过去的?

他不敢想深了,转而开口说道:“消炎针最早也要一点才能给你打,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吧。”

“好。如果明天...

【all叶】医爱不休(13)

♥真心觉得挺甜的
 ————
 虽然走廊有光,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病房里的光线也的确暗下来不少。

他跑到墙角把绒布袋里的光碟式投影仪拿出,放到床头柜上,摆弄几下,一束光从机器斜上方射出来,映在洁白的天花板上,彩色转动的开机画面顿时把苍白的病房弄出了影院的效果。

“有了它你就可以再天花板上看电影了。感动吧? ”

“特感动。”叶修说,“感动得都要哭了。”

“滚你妹的,我千辛万苦从器材室那个头上没毛的老古董那里把这宝贝借来了,你就不能真诚点儿吗? ”

“冤枉啊。”叶修说,“哪儿不真诚了?”

“靠,你……”

黄少天看过去,正想着接下来要说什么垃圾话,...

【all叶】医爱不休(12)

滴壶里液体一颗颗落下,时间也不疾不徐地流淌。

等到太阳西斜的程度能够直射到床头,叶修突然笑了一下,把视线转向韩文清,好像想说什么,然后就发现对方正看着自己。

“老韩你咋又看着我了?”

韩文清不说话,下午越来越斜的阳光透过米色的窗帘在他狭长的眼睛里投下一些潋滟,竟显出几分温柔的感觉。

“哥到底有多帅,你这看了十年了还不腻。”

“帅?”韩文清细细打量一番,毫不客气地评价,“难看。”

“喂喂。”叶修说,“哪难看了?”

韩文清审视的目光扫过去,那模样像是拿着搜查证扫荡嫌犯的据点。

“头发太乱,黑眼圈太重,嘴太干,脸太白,赘肉……”韩文清伸手过去,粗糙的指腹在叶修下巴上捏几下,皱起眉头,...

【all叶】医爱不休(11)

其他人离开之后,周泽楷留在病房里。

说好的照顾,其实也只是陪着而已,现在叶修也不需要他帮忙。

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把凳子搬到另一边边,从手提袋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在另一张床上,坐下来,开机,点开病历系统,默默翻看。

看了一会儿,他觉察到室内的呼吸声变得轻浅平和起来,便起身,走到床边,一节一节地把窗帘拉起来,然后回到小凳子上,继续工作。

有些刺眼的午间阳光,被窗帘一挡,就软和下来,隐隐地照在肿瘤科病房有心设计的圆角软包摆设上,衬出一室静谧。

周泽楷看完一份病历分析,点击桌面上的快捷方式,打开E盘里的心得文件夹,在里头新建一个word文档,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蜻蜓点水一样掠过。

“小周?...

【all叶】医爱不休(10)

王杰希走到叶修病房外,透过门上的玻璃视窗看进去,白花花的日光灯下,叶修白纸一样的脸色和由于血氧不足而泛紫的唇与梦境重叠。他顿时觉得心里塌了一块。

黄少天看到情况,本想问问身边的王杰希,却发现他跟木头桩子一样完全没反应,环顾一圈之后,还是决定找问走廊尽头的喻文州。

“这是怎么了?”看到喻文州那边的几个人都是一副低迷的样子,黄少天也不敢喧哗,只压低了声音问。

喻文州笑一下,说:“我们在等前辈,他应该快出来了。”

黄少天正想追问,却听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转头看到其他人已经在往开门的方向跑了。

他顺着众人的去向转移目光,正好看到刚走出来的吴雪峰,心底于是咯噔一下。

吴雪峰是抢救组的,所以...

【all叶】医爱不休(9)

在楚云秀把吊针管里的血推进去后不久,刚接到通知的隔壁急诊楼失血临床抢救医师吴雪峰就带着抢救小组跑过来了。

看到需要抢救的人竟然是叶修,吴雪峰还没来得及百感交集,就陷入了忙碌中。

他知道叶修是AB型万能受血者,在输血源方面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此时他体温太低了,如果快速输液的话,体温会继续降低,可能反而导致心肺衰竭。

于是他也只好叫来实时心电监测仪,根据叶修的心电状况小心地掐着输血和输液的速度。

由于呼吸已经停止,病房里的主动吸入型供养管不能直接使用,所幸他们从临床抢救部带来了封闭式吸氧面罩,便赶紧给他接上了。

没有时间转移,病房就被当成了临时抢救室,涌入的医护人员直接把乔一帆挤到走廊上...

【all叶】医爱不休(8)

“ 就上个厕所而已,找他干嘛。 ”叶修说着就坐起来了,两只腿滑下床。

“哎你小心点儿。”黄少天赶紧扶住他,想了想,伸一只手去托住他的臀部,帮助他站起来。

看叶修站稳了,他便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扶住他的的肩,竖起每根神经,万分小心地护着他往厕所走去。

踹开厕所门,用脚尖勾着摆好坐便器,黄少天才把叶修放上去,低头还想帮他脱裤子,但被叶修果断阻止了,赶出厕所。

“ 我就在这等着,有事叫我啊。”厕所外的黄少天还是放心不下,整个人都快贴在门上了。

坐下来的叶修看到厕所门的磨砂玻璃上贴着好大一坨人形阴影,默默地笑了。

在马桶上解决完排遗问题,叶修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all叶】医爱不休(7)

所以,当提前到达的黄少天抱着一个保温食盒推门而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和谐美好得令他忍不住咬牙切齿的景象。

听到响动,考虑到周泽楷还在睡着,叶修抬起食指对黄少天摆了个禁声的姿势。

于是剑圣大大满肚子文字泡只能生生憋住,表情扭曲得像刚刚抽中的五百万的彩票正在被大风刮去。

所幸浅眠中依然十分敏感的周泽楷此时也醒了。这让黄少天终于有了解救自己的面部神经的机会。

“ 靠靠靠叶修你连周泽楷都拐上床了还好意思说别人?……这床留着我也要。 ”

←_←剑圣大大,你的重点到底是哪个。

这时候,周泽楷的手机响了,拿起来看看,是闹钟。

“前辈。”一手压住被角,一手扒床沿,滚身下床,...

【all叶】医爱不休(6)

凌晨一点。

“大眼儿。”叶修费力地转头,叫塌上之人的名字。

王杰希被电击一样弹起来,拍开夜灯,跑过去:“怎么了?”

“可能……咳……已经开始发炎了。”叶修压抑着轻咳,呼吸有些急促。

“很疼吗?”王杰希着急地想碰碰他,但又不敢,最后只摸了摸叶修被汗水打湿的额头,“你发烧了。”

叶修这回没有出声,只是歪头喘着,呼吸节奏很不稳定,还夹杂了噼噼啪啪的杂音。

“再忍会儿。我去配药。”王杰希知道他这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赶紧往配药室跑去。

“怎么了这是?”在配药室打盹儿的楚云秀见状抬头问。

“叶修的针。”王杰希说。

楚云秀一秒变精神,手脚麻利地开始配药:“他发烧了没?”

“烧起来了。”王...

【all叶】医爱不休(5)

周泽楷对叶修点点头,总算松口,站起来对叶秋说:“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不能碰胸。”

刀口在胸部,小周就是这么正直的boy。

说完,歪头想了想,打开床头柜取出一只杯子,拿起保温壶倒了半杯热水,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棉签,说:“可以用这个喂水。”

周泽楷出门了。

接过水杯和棉签的叶秋坐在病床旁的小木凳子上,看看叶修的唇,又看看手中的棉签,有些无措。

叶修见状做了个鬼脸。

“混账哥。”叶秋骂了一句,还是坐下来,试着用棉签蘸了水,点上自家哥哥的嘴唇。

本来就有些苍白的嘴唇此时已经干裂了,叶秋虽然一脸不情愿,手下却仔细地控制着力道,用棉签抚平翘起来的死皮。

等到唇色看起来润泽些了,他又重新让...

【all叶】医爱不休(4)

然而联系张新杰的这通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黄少天急得眼眶都红了,不死心地重播。

单调的忙音从听筒中传出来。

“奇怪,他早该到了……”按照张新杰的作息,这时候不会还没来医院。

这时电话突然接通了。

“张新杰你干什么去了!”黄少天虽然喜欢损人,这般劈头盖脸的质问却是头一回,“扫描结果出来了,可能是肺癌啊,你怎么……”

“不是。”

听筒中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的话,黄少天听出这是那个实习医生周泽楷。

“在抢救。”

听筒中的人这样说到。

“前辈?谁?叶修?怎么了!”黄少天快把听筒摁进自己的耳朵里了。

“窒息。”听筒那边的人这样说到。

拍上话筒,黄少天拽着喻文州就往外跑。

……...

【all叶】医爱不休(3)

✪老叶住院记录

♥原名烟尘沉陈

♡接到各种看不到原文的反应,索性修文重发。

●堪称重写的大幅度修改,与原文正文只有10%左右的重复率吧_(:з」∠)_

⊙医疗和娱乐圈背景都是瞎掰的,相关专业可能感到不适,慎入啊(⁄ ⁄•⁄ω⁄•⁄ ⁄)

————

喻文州看着他被巨大的仪器包围,显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心情有些复杂。 

作为一个有专业资格的操作员,他当然不会对这种检查方式抱有偏见,但当看见叶修躺在上面,他还是觉得不舒服。

扫描结束,喻文州向叶修走过去。

叶修下来,看见喻文州,说:“ 我先回去了,什么时候取结果? ”

“不用麻烦...

【all叶】医爱不休(2)

✪老叶住院记录

♥原名烟尘沉陈

♡接到各种看不到原文的反应,索性修文重发。

●堪称重写的大幅度修改,与原文正文只有10%左右的重复率吧_(:з」∠)_

⊙医疗和娱乐圈背景都是瞎掰的,相关专业可能感到不适,慎入啊(⁄ ⁄•⁄ω⁄•⁄ ⁄)

————
 红蝴蝶医院,接待处的两个护士窃窃私语。 

护士A:“今天的世界……好像不太正常。”

护士B:“对啊!刚才风一样跑过去的难道是张主任那个古板?!” 

护士A:“还有中医科过来的王主任也很奇怪,他今天两只眼睛竟然一样大了!” 

“在医院就给我安静!” 一个虽然刻意压低...

【all叶】医爱不休(1)

✪老叶住院记录

♥原名烟尘沉陈

♡接到各种看不到原文的反应,索性修文重发。

●堪称重写的大幅度修改,与原文正文只有10%左右的重复率吧_(:з」∠)_

⊙医疗和娱乐圈背景都是瞎掰的,相关专业可能感到不适,慎入啊(⁄ ⁄•⁄ω⁄•⁄ ⁄)

————

“一帆,早啊,一起走吧。” 苏沐澄的声音传来。

“早上好。”正在翻资料的乔一帆闻声抬头,似乎想到什么,略犹豫了会儿才说,“我……还要再等一会儿。”

“那我先走了,待会儿见。”

乔一帆打算过一会儿再去开会。

叶修已经感冒很长时间,一直不见好转,这几天甚至咳嗽得越来越严重了,虽然他一直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

《医爱不休》,全职高手all叶修现代耽美同人广播剧温馨发布!(求推求阔!)

树生长时,延续在叶上;树倒下后,传承在泥中。无需追祭,《医爱不休》只是在安静地讲述——生命中的一切,让我们变成更有故事的人。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318648

——

剧本改编自《烟尘沉陈》

小说地址: http://m.jjwxc.com/invite/index?novelid=2466189&inviteid=2290460

因担心噎死人,所以本店米饭供应一人最多两碗

好像在转载到lofter的过程中触发了什么奇怪的功能π_π

以及太太的文就是这么犀利,就是这么帅。(这里是盲目崇拜的礼愿。)

与叶神没直接关系,就不占叶受tag了,打自家文的tag凑凑数。

皇飞雪+飞雪连天。:

我觉得吧……尤其是在文化类的领域,只有搞不清楚自己的需求到底是什么、也无法理解别人的创作意向和精神的人,才会对其他人进行形而上的设限和划线。因为不知道该如何要求自己和满足自己,所以只好要求别人。仿佛徒步行走在快车道,却要求来往车辆主动避让,违者则斥之没有爱心,如此急残忍。即便对方高声鸣笛警告,也堵住双耳,置若罔闻。

有个例子,有时候食物太多、人太饿、或者太好吃,会直接...

【all叶】清明(烟尘沉陈伪番外)

【烟尘沉陈已经改名医爱不休,换个tag搜索有惊喜哦】

㊣:烟尘沉陈伪番外
囍:一发完结
㈱:本文医学相关场景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手写草稿的诚意之作
♡:传说本文的结局是SHE←_←
★:可以当成相同背景的独立文
☆:原文倾向HE,想看的轻戳tag

————正文如下————

拂晓,天空还是浅灰色的,西北角上浮着几颗发光的星,隔墙的柳条儿静静的飘荡。

楼下,凉亭舒展的红琉璃檐角还甜睡在薄薄的晨雾之中。

叶修坐在窗边,看着这一切景象,目光淡淡。

他没有像惯常那样翘起二郎腿或者软烂如泥地窝成一坨,而只是平平稳稳的坐着,没有哪条肌肉绷紧了施力,却又坐得丝毫不歪斜,四肢和躯干都端...

【all叶】关于《烟尘沉陈》的番外

礼愿把原来发的那个“细节片段式番外”删掉了,因为想全部写完以后独立成一个一发完结的中短篇。


至于为什么要独立成篇……因为它太虐了←_←


番外中叶神死掉了,但是礼愿还想给《烟》中的叶神留个HE,所以咱还是另开一篇吧,当成是跟《烟》共用一个梗的平行世界就好Orz

画得挺认真的,虽然完全看不出来。

用心出渣作,大概就是所谓的“用心渣”吧Orz

这里是《烟尘沉陈》番外写到一半突然手痒去画画的礼愿Orz

直接草图刷色了Orz

反正文手不怕画渣233~

【all叶】烟尘沉陈(后记)

承上启下的短小后记。

其实这文儿只是为了满足礼愿的私心,没有什么“文学”的价值。

就是因为看文总是吃不饱,所以把想吃情节的自己写出来了。所谓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嗯。

因为本意是做给自己解一时之馋,所以没讲究美食艺术膳食平衡之类,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喜欢吃的情节就使劲儿抓住,详写详写再详写,不喜欢吃的就干脆丢掉,渣渣都不留,哪怕造成文章前后矛盾鼠头蛇尾不合逻辑都不在乎,只要最后吃得心满意足小腹鼓胀就OK。

所以《烟尘沉陈》,包括接下来的新文,写的都会是礼愿喜欢看的东西。

这么多章下来,礼愿的口味应该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Orz,所以口味相同的亲也可以一起来吃,反正这货可以反复食用,...

《烟》的情节来源

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不打叶受tag了

晚上不小心看到一篇批判医院背景的文,提心吊胆地一条一条看完,跟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对着比较下,长舒一口气,还好自家文文没触到啥不可饶恕的雷点。

但这一比较就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每个情节梗都想想它的来源之后,一瞬间脑容量爆掉,睡不着了嘤嘤嘤Orz

既然睡不着了就翻出爪机来把这时候的意识流记一下吧,《烟》有来源情节主要出自两件事。虽然礼愿下意识的想要忽略掉不去想说起来这两件事儿以至于总以为它们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其实,他们还真挺近0.0,都发生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

一件事在年初,说起来差不多就是去年今天,娘亲查出鼻咽癌。这事儿挺醉的。...

【all叶】烟尘沉陈(21)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黄少天楞了几秒,反应过来便立刻扑上去,啪的一下把电视关了,提心吊胆地扭身去看叶修的反应,却发现叶修好像没有看见也没有听到一样,歪头径自睡了。

“叶修?”刚才虽然只播了一小段,但节目中抹黑兴欣的意思,叶修不会看不出来,怕是有人故意为之,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后招。

黄少天犹豫了下,还是担心他会为这事儿心焦,压低了声音说:“叶修你睡着了吗?没睡着就听我讲。这个节目你不要放在心上。就是有人喜欢搞鬼,不过没事儿,本剑圣的厉害你也知道,我会帮你搞定的。你只管每天吃好睡好就成了,不用担心其他事知道吗?”

“呵……只管吃睡……那不成猪了……”叶修还是精力不济,眼皮耷拉着,视野...

【all叶】烟尘沉陈(20)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昨天大学口语课上要用了lead to造句,礼愿毫不犹豫地说Smoking can lead to cancer.)

————

相较之下,之后的过程要和平得多,周泽楷扶着叶修的肩,阻止他坐起来配合自己的动作,三两下缠好了纱布。

“哟,技术不错嘛小周。”叶修低头看看,称赞道。

周泽楷弯起眼角,头上的呆毛晃了两下,又耷拉下来:“我走了。”

“也该到你上班了。”叶修说,“去吧去吧,好好干。”

“嗯。”周泽楷点点头,拿过用完的托盘,出门去了。

留下的黄少天握着叶修的手有些尴尬,他想如平时一样大放文字泡攻势,但又惦记着叶修经不起他闹腾。

叶修被他的样子逗...

【all叶】烟尘沉陈(19)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前文有修改,“一看就后悔了”这句被删掉了(°ー°〃)

祝大家新年快乐(*^__^*)

————

周泽楷用手比划了一下,觉得这个姿势不太顺当,于是绕到床尾去,俯身把半截床板摇上来。

整理一下叶修的衣服,确定不会碍事了,他便直接用剪刀剪断旧的纱布,先把无关紧要的部分丢到床头柜前的垃圾桶里,再小心地去撕伤口附近的纱布。

“少天,你别看着,一边去。”叶修突然说。

“我要看。”黄少天攥住床帘。

即使中间隔着很厚的几层纱布,最外边的那层也早已被血液和组织液染成暗红色。

因为一部分纱布与息肉长在一起了,再加上大部分血液已经凝固,所以尽管周泽楷...

【all叶】烟尘沉陈(18)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这章有糖,不过……估计不会甜太久。)

————

所以,当提前到达的黄少天抱着一个保温食盒推门而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周泽楷向着叶修,半缩身体,睡容恬静;叶修刀口未愈,不能侧身,但也努力偏了脑袋,看着周泽楷,目光缱绻。

真是要多和谐有多和谐,要多美好有多美好。

和谐美好得令他忍不住咬牙切齿(〒_〒)

听到响动,考虑到周泽楷还在睡着,叶修抬起食指对黄少天摆了个禁声的姿势。

于是剑圣大大满肚子文字泡只能生生憋住,表情扭曲得像刚刚抽中的五百万的彩票正在被大风刮去。

所幸,对身边人的动作十分敏感的周泽楷此时也醒了。

这让黄少天终于有了解救自...

【all叶】烟尘沉陈(17)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

于是叶修醒来时,便看到周泽楷沉默地站在床前,表情认真,那样子像极了国庆大典上的升旗手。

“小周啊,过来坐。”叶修拍拍床沿,并且挪动一下以给他腾出更多空间。

“!”周泽楷赶紧俯身按住他的肩膀,“别动。”

“现在已经可以稍微动动了吧。”叶修故意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再不动,身上会长蘑菇出来的。”

看到叶修卖萌,周泽楷眼里划过一丝笑意,但仍然认真的坚持着:“少动好。我在这里。”

还是少动比较好,所以我在这里的时候你可以不用动。

“大眼几点走的?”叶修决定换个话题。

“五点……”周泽楷看看表,“现在七点了。”

“这么早就来了。”叶修...

【all叶】烟尘沉陈(16)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

过了一会,王杰希抬起头来,发现叶修又把眼睛闭上了,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怕吵着他,他便没再说话,只是把已经稍凉地水倒掉,换上热水继续继续轻轻地擦拭他的双手,耳后,脖颈,最后还有脚掌。

擦完,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轻手轻脚地从叶修腋下取出体温计。

38.3度……

果然很有分寸。

王杰希苦笑着摇摇头,把水银柱甩下去,重新插回叶修腋下,再仔细替他拉好被子。

看看吊瓶,药液的水平面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他摸出手机定了个闹钟。

把小凳子抬起来,移动了十来厘米,放在合适的位置,然后坐上去,再伸手搭到叶修腕上,把脉。

脉相比预料中更加沉细,跳动得几...

【all叶】烟尘沉陈(15)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前文有修改。切掉肺部的三分之一改成切掉一半。)

————

“大眼?”叶修看着他,挑眉。

“咳。”王杰希故作正直地站起来,“好点了吗?”

“挺好的。”叶修说,“还好你在。”

王杰希听了心里直挠,又美又酸。

“刚才我就在奇怪了,怎么没插尿管呢?”叶修突然问。

“那个太疼……”王杰希说,“我们商量过了,轮流看着你,没事的。”

说着,他突然就想到了几年前,那个虽然熬了几个通宵,但依然摆着轻松嘲讽脸的青年,叼着烟对自己说:“哥罩着你,没事儿。”

“假公济私可不行啊。”叶修说得一本正经,“我要上厕所。”

“至少到明天才能下床。等等,我给你拿尿袋。”...

【all叶】烟尘沉陈(14)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前文有修改请注意

——————

叶修说罢阖上眼,呼吸渐渐淡下去。

过了几分钟,一脸“我很生气我不理你”的叶秋四处瞄了瞄,伸爪子在叶修面前晃几晃。

嗯,没反应,好像真的睡着了。

然后才轻轻缓缓地把视线移到叶修脸上,生怕看得太用力把叶修给扎坏了。

“非要把人吓死才甘心么……”他喃喃道,“混账哥哥……。

今天早上他正在跨时区地跟澳大利亚分公司的高层开视频会议,接到韩文清的电话后电脑都没关就跑出去了,留下一群莫名其妙的听众通过摄像头看着书房的墙壁发呆。

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就接到一份手术风险保证书,要求家属签字。

看到纸面上冷冰冰的“呼吸阻抑风险”“

【all叶】烟尘沉陈(13)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混账哥哥。”叶秋骂了一句,还是乖乖坐下来,用棉签蘸了水,点上自家哥哥的嘴唇。

本来就有些苍白的嘴唇此时已经干裂了,叶秋虽然一脸不情愿,手下却十分轻柔的用棉签抚平翘起来的死皮。

等到唇色看起来润泽些了,他又重新让棉签吸饱水,小心地探入叶修的口腔。

叶修用舌尖舔了舔棉签,以汲取更多的水分。

感觉到从棉签传到指尖的小小震动,叶秋的脸刷一下更红了,但还是故作淡定地蘸水继续喂。

又重复了几次,叶修才感觉到因为缺水而粘在一起的喉咙打开了些,但毕竟伤到了,估计还得疼上几天才能恢复如初。

麻醉还没彻底过去之前不适合饮水,因为这时候吞咽功能还没恢复,很容易被呛到。...

【all叶】烟尘沉陈(12)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接着大家都听到身后传来一个重物落地的闷响,但专注于叶修的众人一时间都没有回头。

叶修却突然挣扎了一下,拼着干裂沙哑的嗓子喊出声来:“文州!”

韩文清最先回过神,转身便看到喻文州倒在地上,伸手一扶,才发现他的衣服都湿透了,浑身冷得像刚从冰窖里出来一样。

楚云秀赶紧蹲下身来检查,然后笑笑说:“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他只是紧张过头了,又突然放松,才会这样。”

说完她把刚刚赶到的实习医生江波涛招呼进来,加上韩文清,三人配合着把喻文州平抬到刚才送过叶修的推车上,推送到休息室去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被妥善送离,松了一口气,才发觉,刚才的动作好像把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

【all叶】烟尘沉陈(11)

㊣叶神肺癌梗

♥HE(大概)

这一等就又是两个小时过去,喻文州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尽管他知道手术室里有张新杰和周泽楷,也相信他们用这么长的时间一定有恰当的理由,他也依然害怕,可以说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

他觉得全身都在抖,早就站不住了,像耄耋老人一样颤巍巍地坐在墙边的塑料椅上,却又绷着身子,根本放松不下来。冷汗透过衬衣把白大褂黏在椅背上。

然而他又不敢把他的恐惧表现出来,否则黄少天和韩文清会更不好过。

绷着神经操作太久,手术室里的两人一定累惨了,而叶修还需要照顾,他们不能一起倒下,绝对不能。

在这个信念的支撑下,喻文州用尽全身力气,控制住声音里的颤抖,摆出胸有成竹的表情。

他听到...

【all叶】烟尘沉陈(10)

㊣叶神肺癌梗

♥HE

还是交代一句,医疗相关的部分,纯属礼愿瞎掰,如有错误……就当做私设吧

——————————————————

喻文州看着电脑上的扫描结果,眉头一下子皱起来。

“少天,去把上次我让你单独放置的那个文件袋拿过来。”仔细地一遍遍看过之后,喻文州这样说到。

黄少天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看着喻文州的表情,又什么都没说。

走到休息室去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他问喻文州:“这个吗?这是什么?”

“对,”喻文州边说边把文件袋打开,“这是叶修上半年的体检报告和一些资料。”

看到体检报告,喻文州的表情越发严肃了:“上次体检时还没有发现肿瘤……增长这么快……很可能是恶性...

【all叶】烟尘沉陈(9)

㊣叶神肺癌梗

♥HE

而此时,被当成索命鬼的韩某人正在往回走。

其实他来很久了,早上警局里组织武术晨练,韩文清负责教学,结束后练功服都没换就出来了。

只是他急恍恍地跑来了,到了住院部门口却想起前一天自己曾负气而走。

他知道叶修一定还会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可却不敢想,那副淡淡的表情下,会不会藏着失望。

韩文清就这样绕着住院部无意识地行走,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来到了太平间附近。

直到看到北门上锈迹斑斑的大锁,他才一下子顿住。

婆婆妈妈的算个屁!

于是他刷地转身,虎虎地走回去。

住院部的自动门还没有通电,只有旁边一个矮小的侧门开着,门边上还靠着两支格外宽大的拖把,看起来是供早班清洁工

记梗,叶神肺癌梗。

怎么都没人写这个梗呢……

人物:

某知名演员,叶修。
 主治西医,张新杰。
 会诊中医,王杰希。
 实习医生,周泽楷,江波涛。
 药剂科主任,喻文洲。
 兼职药剂管理员和某知名播音员,黄少天。

责任护士,楚云秀。
 叶修的经纪人,陈果。
 某公司总裁,叶秋

其他人视情况而定。